你好,歡迎來到世鋁網 [請登錄] [免費注冊]
當前位置: 世鋁網  >  鋁業資訊  >  行業聚焦  >  正文

華東有色收購澳礦企 地勘首獲資本平臺

2011-04-13 08:35:36 來源: 21世紀經濟報

  據4月12日報道,4月12日,華東有色地勘局(以下稱“華東有色”)宣布收購澳大利亞GLOBE METALS & MINING(以下稱“GBE”)獲得後者股東通過,將獲得GBE 51%股權。

  “這是一個痛並快樂的過程。”經歷多次海外收購失意的華東有色局長邵毅向本報記者表示,雖然結果令人欣喜,但過程頗為艱辛,“可能差那麼一點,就會失之交臂”。

  邵毅稱,收購GBE一方面獲得了國外礦產資源,另一方面“我們地勘單位終於有了一個資本運作平臺,而且是國際性的平臺”。

  收購GBE 51%股權

  4月12日,隨著GBE特別股東大會表決結果的宣布,華東有色終如願控股GBE,並第一次擁有國外上市礦業平臺。

  此次收購,華東有色花費4785萬澳元(約3.1億元人民幣),以每股0.405澳元的價格收購GBE 51%的股份。

  GBE主要資產集中在非洲,包括Kanyika鈮礦項目、Machinga稀土礦項目、Salambidwe稀土項目、Livingstonia鈾礦項目以及Mount Muambe螢石礦項目。其中Kanyika鈮礦項目是該公司的重點項目,礦權面積607平方公堙A總礦石資源量約6000萬噸,探明儲量1320萬噸。該項目計劃在2013年投產,年產鈮鐵約3000噸(以鈮金屬計),屆時將成為全球第四大鈮鐵生產商。

  鈮作為鐵基、鎳基和鋯基超級合金的添加劑,可提高其強度性能。目前中國是世界的鈮消費國,但中國鈮初級原料供應存在嚴重不足,對外依存度較大。另外,其稀土項目前景看好,邵毅稱“鈮礦項目很誘人,但稀土卻更香”。

  不過,相對於資源,獲得GBE這一礦業融資平臺更為重要,華東有色作為國有地勘單位,年營收規模約10億,屬於初級勘探公司,邵毅報怨“中國國內的資本市場根本無法向初級勘探公司敞開大門”。

  GBE是澳大利亞證券交易所上市公司,通過控股GBE,華東有色實現了擁有境外上市公司的發展戰略。邵毅稱,通過GBE在國際資本市場進行融資,將為華東有色全球化發展奠定基礎。

  收購GBE曲折歷程

  2010年6月初,華東有色在獲知GBE尋求外部合作的機遇後,向GBE表示希望收購其上市公司的想法,但GBE卻只願意在鈮礦項目層面合作,並不同意在上市公司層面討論並購問題。

  “相對於項目,我對礦業上市公司平臺更感興趣。”作為國有地勘單位的掌門人,邵毅稱,“四年前剛上任時,我就認為礦產資源的金融屬性極為強烈,地勘單位快速做強做大必須進行資本運作”。

  經過一番波折,2010年9月,GBE終於同意了在上市公司層面的並購計劃,並簽署意向書,華東有色將以0.345澳元/股的價格分兩次收購GBE公司51%的股份,同年11月,雙方簽署具有法律約束力的合作協議書。

  但在2011年1月底, GBE突然通知華東有色,告知獨立財務顧問對此次收購所作的評估報告結論是“既不公平也不合理”,並宣告將毀約。

  獨立財務顧問的評估結果一般有“既公平又合理”、“合理但不公平”、“公平但不合理”、“既不公平也不合理”4個結論,邵毅稱“當時估計最不理想的結果是"合理但不公平",而"既不公平也不合理"的結果是誰也沒有料到的”。

  根據獨立財務顧問的評估,GBE資產的估值大約相當於其現有價格的兩倍,亦即0.7澳元/股,“這盆水真把我們澆了個透心涼”。

  不過還令人欣慰的是,GBE董事會主席Mark Sumich仍看好華東有色,稱可以剝離稀土項目再並購。

  “我們不同意剝離稀土項目,我們在後來的研究發現,GBE公司雖然鈮礦項目很誘人,但稀土卻更香。”邵毅介紹,在保持原來並購框架不變的前提下,達成最終協議,“整整談了一天,Mark Sumich返程前一刻才達成協議”。

  為加大成功的籌碼,杜絕再生變數,邵毅建議GBE在股東大會前通過路演與其股東溝通。從3月21日起,華東有色陪同Mark Sumich輾轉悉尼、墨爾本、布奡等說B珀斯等地拉票。

  “就算穩操勝券也不敢大意,走出去真的是難。”參加完第一次GBE董事會的邵毅回憶起此次收購多有感慨,為了消解中國威脅論,2010年10月,邵毅率團專程赴澳大利亞拜訪FIRB(澳大利亞外國投資審查委員會)和澳大利亞聯邦政府礦產資源部MartinFerguson部長,強調“收購是商業行為”,而在聖誕前後,華東有色再赴FIRB,專程解釋華東有色不是幫助中國政府控制世界稀土,“問題防不勝防,一招不慎滿盤皆輸”。

  華東有色海外收購

 

  “國外很多資源項目對資金非常饑渴,只要有錢,一切都好談。”邵毅認為“金融危機還未過去,歐美資本市場仍然缺乏資金,許多上市公司股價縮水,對中國企業而言充滿機遇”。

  而具體到華東有色,邵毅把海外資源收購定位於實現跨越式發展的最重要手段之一,“一個項目買下來就幾個億,三五年內,極有可能變成十億、百億的公司”。

  事實上,華東有色在收購國外礦產上已經嘗到不少甜頭。2009年,華東有色完成澳大利亞Arafura公司股份認購項目,至今Arafura股價已漲至1.3澳元/股,而華東有色當時的收購價僅為0.36澳元/股。

  但邵毅坦言,海外收購是一個“痛並快樂著”的過程。事實上,相對於此起彼伏的收購聲浪,成功的事例卻是少之又少,據普華永道(PwC)統計,雖然2010年全球礦產業並購交易升溫,但中國收購方僅參與了全球6%的礦產業交易。

  從澳大利亞的Arafura公司到非洲的Weatherly International Plc(下稱“WTI”)、南美洲的Jupiter項目,再到澳大利亞的Northern Uranium(下稱“NTU”)和GBE,殘酷的海外並購失敗事實,一次又一次地失之交臂,使得邵毅“不落袋之前,不敢聲張”。

(責任編輯:親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