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歡迎來到世鋁網 [請登錄] [免費注冊]
當前位置: 世鋁網  >  鋁業資訊  >  鋁企風採  >  正文

伊電集團:九萬堶溺P正舉 擊長空展翅上騰

2016-11-12 09:59:59 來源: 中國金屬通報

  【編者按】2008年金融危機後的那麼一段時間,伊電集團和眾多的鋁企業一樣遭遇了行業的寒冬,一如雄鷹,為了能夠讓生命再掀高潮,忍痛改革,試著沉寂片刻,放下過去的沉重包袱開始全新的蛻變過程……是誰伊電集團在經濟寒冬中奮勇前行?是誰帶領伊電集團如鷹蛻變般自我重生?帶著這些疑問,筆者10月底在南寧召開的中國國際鋁業周期間有幸採訪了霍斌董事長。

  在山川秀美的河洛大地,矗立著一家現代化企業集團,她曾以年產20萬噸電解鋁引以自豪,在亞洲採用300KA電流、一個係列256臺大型預焙電解槽技術,填補了一項中國鋁工業的。她就是伊電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伊電集團),曾創造出“一年建成、半年達產”的“伊電模式”,被譽為鋁工業建設史上的奇跡。自2008年經濟危機以來,公司和行業其他企業一樣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難,鉛華洗盡,繁華落幕。如今,伊電集團這艘航母在國企改制的浪潮中起舞,乘風破浪,奮勇前行。隨著改革的深化,為伊電集團發展注入了新鮮血液,重新煥發出前所未有的生機與活力。

  一、以人為本,凝心聚力精管理

  始於2008年的金融危機使諸多行業和企業遭遇“寒流”,沿襲原有管理模式的伊電集團也隨之陷入發展低谷,生產經營舉步維艱。在公司發展的關鍵節點和困難時期,董事長霍斌臨危受命,帶領全體幹部職工負重奮進。

  幾年來,伊電集團在以霍斌為核心的班子精心經營下,發生了有目共睹的變化。這些變化使得公司制度更加,落實更加有力,管控更加適度,發展更加穩健。員工隊伍更加精幹,凝聚力更強,戰鬥力更強,責任意識、擔當意識更強,思想觀念更加適應現代企業發展需要。

  股權激勵實現企業與職工雙贏。伊電集團公司推行股權激勵,就是要使企業利益與管理者利益相結合,並通過深化經濟責任制考核,把員工利益與企業捆綁在一起,實現管理目標一致化,經營考核一體化,以全新的姿態促管理方式和工作作風的根本性轉變,達到公司管理水平的整體提升,以及經濟效益和職工收入的同步提高。

  成本意識深入人心。伊電集團新體制、新機制以成本控制為核心,以經濟效益大化為目標,通過經濟責任制等有效手段,不斷降低綜合成本,更重要的是成本意識已經深入人心,而且根深蒂固,並轉化為自覺行動。

  管理工作作風發生質的轉變。“天下大事,必做於細,天下難事,必成於精”。伊電集團實施的一係列管理措施,達到了事事有管理,事事有規範,事事有監督,事事有考核。廣大職工理解管理,踐行管理,轉變工作作風,提高工作成效,改變了“差不多”、“還湊合”的工作心態和工作作風,時刻銘記“認真”倆字,凡事做到“精”字在心,“嚴”字當頭,主動適應化管理、高精度、的管理要求,在崗位上更加細心、精心地工作。

  重新定員定崗開創人力資源管理新局面。霍斌及時推進的重新定員定崗是伊電集團成立以來人力資源管理革命性、顛覆性的創舉,優化管理職能,提升管理水平,了企業結構調整,有利於企業長遠發展和提高經濟效益。伊電集團定員定崗打破原來的人力資源管理模式,使“幹與不幹一個樣,幹好幹壞一個樣,到月底工資照發,獎金照拿”的不正常現象成為一種念想。

  職工利益始終放在。霍斌強調,員工利益要始終放在,這是伊電集團發展和職工利益的根本所在。集團一直在努力實施激勵措施,通過調整不斷給大家帶來新希望,逐步實現員工收入與付出相匹配。為此,集團著力在分配機制上下功夫,實施經濟承包責任制、股權激勵,就是將企業和個人的利益捆綁在一起,凝聚員工心力,調動員工積極性,帶動企業良性發展。

  打造企業與職工命運共同體。當前,伊電集團新體制新機制已經建立,富有生命力的管理模式已經開花結果,相輔相成的生產和管控體係已經,激發員工潛能的股權激勵及其配套制度已經出臺。伊電集團職工助力企業發展的同時,沐浴股權激勵春風,分享企業發展成果。

  霍斌董事長陪同河南省副省長兼洛陽市委書記李亞視察伊電集團

  二、轉型升級,多元發展方向明

  記者:霍總您好,我看到您接受洛陽當地媒體採訪時表示今後伊電集團將在鞏固現有發電、電解鋁、鋁加工、碳素等板塊發展的基礎上,大力發展物流、貿易、金融等關聯產業,走跨行業、跨領域、跨所有制的多元化發展之路,增強企業抗風險能力。請您介紹一下伊電集團在“轉型升級,實現多元化發展”的具體思路?

  霍斌:伊電集團企業改革的經歷證明一個道理,那就是只有進行體制機制創新,加快產業轉型升級,實現多元化發展。

  制造業升級不可能一蹴而就,關鍵要有所行動。去年伊電控股集團面對鋁價持續低迷的嚴峻形勢,及時調整產業結構,做強做精鋁精深加工環節,狠抓節能降耗,較好完成了主要生產經營指標任務。未來五年,伊電集團將重點做好積極調整產業結構、加快產業轉型升級、強化環保意識、發揮產業優勢等四方面工作。

  一是積極調整產業結構,大力發展鋁加工產業。下一步伊電集團將調整產業結構,對鋁加工板塊進行升級改造,積極籌備上市,努力打造伊電集團企業和走向資本市場的陣營。

  二是加快產業轉型升級,建設物流產業園區。投資20億元,分三期建設大型現代綜合物流園區,實現產業結構轉型升級,目前一期工程9月份已經正式開工。

  三是強化環保意識,大力推進綠色企業建設。今年伊電集團將投入8億元,用於電廠超潔凈排放改造和煤場封閉等工程,打造綠色企業。

  四是發揮產業優勢,位搭建招商引資平臺。圍繞年產84萬噸的電解鋁優勢,繼續帶動伊川鋁加工產業發展,計劃明年實現全部就地轉化。圍繞裝機容量達2220兆瓦的電力優勢,大力開拓電力市場,從大局出發,向伊川縣產業集聚區企業提供低於市場價的優惠電價,打造成本洼地,為伊川招商引資搭建平臺,創造條件。目前,已與北京利爾、伊川金剛砂園區、國機等企業簽訂了供電協議,在實現雙方互利共贏的同時,全力支持地方招商引資和經濟發展。

  在今後的發展中,伊電集團將著力優化產業結構,產業鏈條,加強與資源企業、鋁加工企業、金融企業、外資企業之間的交流合作,充分發揮產業鏈優勢、能源優勢和技術優勢,在行業內廣泛尋求合作夥伴,做大做強優勢產業,實現優勢互補和產業轉型升級。

  三、降本增效,金融物流促發展

  記者:近年來,圍繞中國電解鋁的話題熱度不減,包括國家推行的供給側改革在內,主要目標之一就是降低鋁產業鏈運營成本。想要真正實現中國鋁工業的持續健康發展,需要圍繞行業發展的各個環節,更深層地去開辟一條適合中國鋁工業改革與創新的新路子。請霍總您結合中國有色金屬物流發展及企業自身實踐,就“如何推動金融物流發展,降低鋁產業鏈運營成本”分享一下自己對中國鋁工業發展的一些看法。

  霍斌:我認為當下中國的鋁產業鏈存在三大主要的係統性風險:

  一是缺乏定價權:缺乏具備定價能力的現貨交易中心。

  國內鋁產業鏈中相關企業的經營風險偏高。近5年,鋁業上市公司的平均凈資產收益率基本大幅為負,持續虧損,平均負債率接近70%左右。這些問題表面看來源自企業經營和宏觀經濟,本質上卻是由於缺乏具有影響力的現貨交易中心、對抗市場風險的能力不足而造成的。

  二是價格波動大:金融屬性主導價格形成機制。

  有色金屬金融衍生品對現貨價格影響較大。的價格波動主要由金融屬性主導的機制而導致,倫敦金屬交易所的鋁、銅、錫和鉛等主要有色金屬期貨在近10年均有較為頻繁和大幅度的波動,期貨價格的波動會直接反應在現貨交易價格上,為企業經營埋下不確定性因素。

  三是物流成本高:物流環節的金融運營成本居高不下。

  在中國,物流成本佔GDP的比重高達16%,相比於平均水平的11%和美國的8%,這個比例在範圍內相對偏高。如果把中國物流成本拆分開來看,我們可以發現,16%中的10%來自物流環節的金融運營成本。這些高昂的金融成本降低了資金周轉率,增加了貨物庫存時間,提高了一般商品的物流成本在商品總成本中的比重,成為國內有色金屬企業發展的瓶頸之一。

  所以說,推動金融物流發展,降低鋁產業鏈運營成本是迫在眉睫需要優化和改善的方向之一。

  為母校洛陽師院捐資

  記者:對此,您有什麼建議和意見可以供業內同行參考?

  霍斌:一是通過供應鏈金融降低風險和成本。

  預付賬款融資、存貨融資、應收賬款融資是供應鏈金融的三種主要業務形式,其業務模式均是供應鏈中的中小企業以產生於真實交易背景的資產進行質押,向銀行等資金提供方進行融資的業務模式。如果再加上國內有色金融現貨交易中心的支撐,此模式有助於國內企業真正掌握現貨定價權、提高融資效率、降低交易費用和對抗市場風險。

  二是通過區塊鏈技術保證交易信用、提升交易效率。

  區塊鏈結合了雲計算、大數據、加密算法、人工智能等新興技術。通過區塊鏈的新模式,構建一個可被信任的賬本,在不需第三方的參與的情況下,實現交易記賬的、、自動化。此技術應用能夠帶給金融物流諸多優勢,使信息不被篡改,可進行數據的智能分析,保證交易的信用,提升支付、交易、結算等環節的效率,終降低企業經營成本。

  在金融物流的積極推動下,按照2015年國內67.67萬億元GDP來計算,若能降低物流環節6%的金融成本,可直接節約物流成本約4萬億元,間接降低的融資資金成本2%以上,提升企業資金周轉至少30%。

  三是因此,我提出構建有色金屬綜合物流產業園的目標。

  為了響應國家“一帶一路”戰略,依托洛陽市作為“絲綢之路”東方起點,將物流、信息流和資金流三流合一。同時,洛陽是隴海鐵路、三門峽至洋口港鐵路、焦柳鐵路等主幹貨運網絡的交匯地,具有天然的區位交通優勢。在洛陽建立1600畝有色金屬綜合物流產業園,廣泛應用物聯網和互聯網保險,以交易中心為核心構建物流金融體係,加強全產業鏈物流建設,提高市場抗風險能力,使企業效益實現大化。

  有色金融綜合物流產業園的構建分為三個階段,一期為物流儲運管理階段,二期注重物流增值服務,三期聚焦於擴充提升服務。物流園不僅實現了從制造業到貿易金融的轉型升級,也將為周邊地區發展提供有力保障,產業升級成果輻射。

  要想真正降低鋁產業鏈的運營成本,構建有色金融綜合物流產業園勢在必行,希望通過大家共同努力,實現中國鋁行業的持續健康發展。

  四、優化產業,改革創新迎挑戰

  央視財經頻道曾對霍斌董事長做了一個訪問,談及我國鋁行業轉型升級、化解產能過剩、供給側改革的問題。霍斌認為,關於對整個鋁產業的“兩高一資”或是產能過剩的看法都有些片面的,只有部分低端、低效產能—高耗能、高成本、高污染這一部分是因該去產能的(比如200KA以下的落後電解槽)範疇,但是就國內市場鋁需求量每年維持5%-8%增長來講,還需要一些優勢產能的適當增長,不應該因噎廢食,為了去產能而去產能,導致鋁供給結構性失衡。一個方面穩步推進向產能轉化,這是一條路徑,另外一方面要不斷的擴大鋁應用,不斷開發一些新的應用市場,通過擴展鋁的應用來化解所謂的過剩產能。

  記者:鋁工業如您剛剛所講,一個方面穩步推進向產能轉化,第二個方面擴大應用化解低端產能,請您談談新形勢下對我國鋁工業發展的看法?

  霍斌:鋁是綠色可持續發展的產業,不論從社會效益,還是經濟效益都是可持續發展的產業。

  關於鋁工業的發展我認為任何一種產品,從盈利水平和應用程度都取決於成本,鋁初是屬於貴金屬,但隨著電解鋁技術的革命變化,成本大幅下降,使大家能用得起,在綠色環保趨勢下,應用範圍得以越來越廣。

  而影響成本的因素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

  是原輔材料成本。

  第二是電力成本。隨著國家電力體制改革的不斷深化,我們的電力成本會很快與國際同行業電力成本接近。

  第三是融資成本。受國家產業政策影響,電解鋁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為突破這一瓶頸,充分與金融企業溝通了解,達到深度合作,利用電解鋁等有色金屬在收儲、交割等方面的特有優勢,發揮其金融融資屬性,搭建有色金屬融資平臺,緩解資金困難。

  第四是物流成本。前面我講過,有色金屬行業物流成本約佔總成本的11%,美國約為8%,而中國為16%,若能將這一成本降到平均水平,則每年按3000萬噸產量,4000億元銷售收入計算,可降低成本200億元。

  第五是價格因素。鋁價格的暴跌暴漲對於生產企業來說都不是好事兒,我們希望鋁價能在成本附近的一個合理範圍內波動。雖然中國電解鋁產量大,但定價權幾乎為零,而影響鋁價80%的因素是金融因素和資本因素,只有20%因素與生產相關聯的成本變化因素有關,所以從長遠看,若鋁行業不參與影響定價的話,對鋁行業的可持續發展是不利的。

  所以說,我們應該從金融、物流、定價這三個因素考慮,結合“互聯網+”、“互聯網金融”等概念,從物流帶動資金流,再帶動價格形成機制的轉換,保持一個合理的低成本、綠色、可持續發展的生態圈。產能不要一味地求大,而是要在應用領域不斷地擴大範圍,在前端生產方面不斷降低成本,在流通服務方面更加便捷地服務於各行各業,終將鋁業大國變成鋁業強國,如果單純地求量,只能帶來業界無序的競爭,導致成本不可控,盈利水平和發展總量不匹配。

  記者:您是怎樣看待電解鋁產能過剩問題的?

  霍斌:電解鋁產能過剩問題是電解鋁行業近年來熱度高的話題之一,給多數層面造成的印象是中國電解鋁行業出現的諸多問題似乎都與產能過剩有關。但這只是短期內的一種現象。如國內有些地區電解鋁產能雖不斷擴張,但在市場競爭中則是逆勢而上,經濟效益不斷增長,下遊鋁加工行業還供不應求。因此,無論是從行業發展、企業效益角度來講,還是從供給側和需求側方面來看,所謂的產能過剩只是相對過剩。

  當前,根據國家有關政策,電解鋁供給側改革定位是去產能化,但政策落腳點和主要目標應是優化產能,抑制電解鋁產能盲目擴張,退出部分低效產能,保證電解鋁運行產能處於合理區間,營造良好的市場環境,提升發展質量和綜合效益,以確保“調結構、促轉型、增效益”落到實處。

  記者:請您談一談加快推進電力體制改革問題?

  霍斌:在電解鋁行業,電力成本佔到了生產成本的近一半。近年來,各地在電價政策執行上存在較大差異,反映在生產成本上則直接導致區域電解鋁發展和市場競爭極不平衡。僅過網費繳納上的差異,就能明確反映出各地電解鋁在競爭上的優劣。

  如過網費較高的河南,電解鋁企業裝備和技術指標並不落後,很多方面在行業內還處於地位,但因受制於較高的過網費而導致競爭劣勢明顯,產能已連年下降,形勢不容樂觀。對此,建議採取以下對策:

  一要合理規範差異性電價。當前環境下,由於電價地方政策差異,使國內電解鋁行業的競爭正在演變成區域之爭。為了發展電解鋁產業,地方政府先是利用當地資源優勢,輪番出臺區域電價優惠政策,大力發展電解鋁產業,造成行業競爭處於無序狀態。因此,需要國家層面出臺政策,合理引導地方電價政策制定,以電解鋁公平競爭,確保行業有序良性發展。

  二要支持局域電網建設。根據國家發改委、國家能源局關於印發電力體制改革配套文件的通知(發改經體[2015]2752號)及《關於推進電力市場建設的實施意見》、《關於推進售電側改革的實施意見》等6個配套文件。各地方政府要盡快落實,實行銷售與輸配分開,準予企業間電網項目立項,鼓勵骨幹電解鋁企業建設自備電網,降低企業電力成本,順應行業發展規律與趨勢。

  記者:電解鋁行業機制創新一直存在諸多問題,請問您的建議和見解是什麼?

  霍斌:一要搭建有色金屬融資平臺。受國家產業政策影響,電解鋁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為突破這一瓶頸,充分利用電解鋁等有色金屬在收儲、交割等方面的特有優勢,發揮其金融融資屬性,搭建有色金屬融資平臺,緩解資金困難。

  二要健全有色金屬儲備體係。著眼有色金屬工業未來發展,綜合考慮國家戰略儲備需求和市場狀況,政府儲備與商業儲備相結合的有色金屬儲備機制,鼓勵金融機構研究支持有色金屬商業收儲,適當增加部分有色金屬儲備,成立有色金屬工業發展基金,用於特定時期的鋁錠收儲,調節市場價格穩定在合理區間,既保持行業穩定健康運行,又防止產能盲目擴張,實現行業健康有序發展。

  記者:請您談一談對推動電解鋁產業集群式發展的認識?

  霍斌:在新形勢、新常態下,制約電解鋁行業發展的因素逐步增多,行業發展也面臨著諸多新的挑戰。尤其是在降低生產成本方面,需要突破傳統思維,在產業鏈構築、產業集群式發展等細節上統籌考慮,合理安排,大限度地降低生產成本,提高市場競爭力。

  對此,電解鋁行業在加強全產業鏈建設,提高市場抗風險能力的同時,還要在在空間布局上下工夫,開啟集群式發展模式。如果產業內部空間布局分散,會在無形之中增加生產成本和裝卸成本,因此要增強產業鏈內部的緊密聯係和空間集聚,採用鋁水直接供應鋁加工廠的方式集中布局鋁工業,縮短電解鋁與鋁加工的空間距離,實現產能就地轉化,達到降低生產成本的集群式發展需要。

  五、志存高遠,風雲際會向未來

  如果客觀看待伊電集團波瀾壯闊的昨天,負重奮進的今天,充滿活力的明天,就能感受到霍斌董事長超乎常人的勇氣、魄力和視野,他站在前所未有的高度,精心謀劃伊電集團二次騰飛的發展戰略,妙手描繪伊電集團基業長青的宏偉藍圖。

  伊電集團的變化,使我們認識到霍斌是一位思路開闊、敢於擔當、富有魄力、一心一意為職工謀福利的好,以他為核心的伊電集團班子是一個團結務實、善謀事能成事、企業健康長遠發展的堅強集體,他們已然把伊電集團推上二次騰飛的新起點!走出低谷期、迎來新機遇的伊電集團,必將沿著科學發展的道路披荊斬棘闊步前行,為洛陽市乃至河南省、中國有色金屬工業的發展做出更大的貢獻!

  隨筆:

  筆者從2003年開始接觸伊電集團發展,到2005年6月和伊電集團的特約記者一道撰寫了封面報道文章,結識了一大批伊電集團的朋友,從那時起筆者和伊電集團結下了深厚的友誼,中間十數次到訪,相談甚歡。

  時光荏苒,歲月匆匆,一晃十一年過去了。今年5月筆者再次受伊電集團辦公室邀請,到訪伊電集團各個單位,從早的一鋁廠(河南豫港龍泉鋁業有限公司)到二鋁廠(洛陽豫港龍泉鋁業有限公司),到鋁加工(洛陽龍鼎鋁業有限公司),再到炭素廠(洛陽龍泉天松碳素有限公司),工程公司等……所見所聞,員工精氣神、面貌煥然一新,令人歡欣鼓舞。

  衷心祝願伊電集團愈來愈好,為我國鋁工業乃至有色金屬工業的發展再次奉獻自己濃墨重彩的一筆!(潘斌  劉行然 張志國 陸雙平 張慶)
 

(責任編輯:靜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