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歡迎來到世鋁網 [請登錄] [免費注冊]
當前位置: 世鋁網  >  鋁業資訊  >  行業聚焦  >  正文

深度分析:特朗普簽署鋁進口關稅協議,影響溫和

2018-03-12 08:28:16 來源: 齊丁有色

  核心觀點


  3月8日,特朗普宣布將對進口鋁產品徵收10%的關稅,加拿大和墨西哥暫時得到豁免,並給予其他國家談判空間。據美國商務部公布,美東時間3月8日特朗普簽署關稅協議,決定對進口鋼鐵和鋁產品分別徵收25%和10%的關稅,將在15天後正式生效。加拿大和墨西哥得到暫時性豁免,美國其他的安全及貿易夥伴則可通過談判避免徵收。加拿大和墨西哥2016年對美出口鋁產品共281萬噸,佔美國全年鋁產品進口量的47%,豁免弱化了關稅政策對全球鋁產業的衝擊,同時其他國家也存在豁免可能性,實際影響或較此前市場預期更為溫和。


  美國提高鋁進口關稅的論調早已有之,經濟層面的根源在於其自身原鋁產業的不斷萎縮。早在2011年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就曾裁定,對中國進口鋁制擠壓型材徵收約33%的反傾銷稅,後來美國商務部又陸續對中國部分鋁產品發布加徵進口關稅的聲明。除了政治層面的考慮,提高鋁進口關稅也有一定經濟層面的根源,2016年美國鋁產品的表觀需求約930萬噸,進口依賴度高達64%,在諸如中國、俄羅斯等國家鋁材和原鋁低成本的衝擊之下,美國原鋁及初加工鋁制品先發優勢已風光不再,並使其面臨著一定的原料供應風險。


  中國對美鋁產品出口量較小,關稅提高預計對中國鋁材產業衝擊有限。據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數據,2016年美國共進口鋁產品593.8萬噸,其中加拿大為美國第一大鋁產品供應國,俄羅斯、阿聯酋居二、三位,中國居第四位,共54萬噸,其中鋁板帶材約35萬噸,鋁箔約10.7萬噸,預計分別佔中國國內產量的2.49%和2.39%。54萬噸的出口總量與中國將近6000萬噸的鋁材年產量相比,佔比不到1%,因此即使高額關稅造成該部分無法流入美國,對國內鋁材供需影響也較為有限。


  美國關稅政策調整對全球鋁產業的中長期影響取決於美國自身鋁產業的發展,但其自身資源稟賦的相對弱勢及豁免政策弱化了美國的供應衝擊。謹慎情形下考慮關稅政策推演至全球所有國家,美國進口鋁產品數量減少,短期內可能導致美國本土鋁供應緊缺和美國以外市場的供應過剩,但由於美國原鋁產能和鋁板帶箔現階段產能彈性不足以彌補缺口,本土鋁產品價格或走高,美國本土與國外鋁產品的價差得以擴大,一旦價差突破10%的關稅壁壘,鋁產品仍會出口至美國從而削弱關稅對全球其他國家帶來的供應衝擊。中長期來看,若美國原鋁產業能在高關稅的培育下恢復往日輝煌,將對全球形成供應衝擊,但我們認為可能性較低。一是稟賦條件的相對弱勢從根本上制約了美國原鋁產業的發展;二是豁免情形的存在也弱化了貿易保護的力度,總體而言此次鋁產品進口關稅政策對全球鋁產業格局影響較為有限。


  風險提示:美國鋁材需求不及預期;美國原鋁供應超預期。


  1. 美國提高鋁進口關稅論調由來已久,有一定的經濟根源


  2018年1月22日,美國商務部發表聲明稱,商務部部長羅斯已於1月19日就鋁產品進口是否損害美國國家安全正式向特朗普提交了“232條款”報告。3月8日,特朗普簽署關稅公告,決定對進口鋼鐵和鋁產品分別徵收25%和10%的關稅,暫時豁免加拿大和墨西哥,同時基於國家安全考慮,給其他國家留下了關稅談判空間。事實上,美國提高鋁進口關稅的論調早已有之,我們認為該項政策根源於其自身原鋁及鋁初加工產業的萎縮,而在特朗普強調產業、資本回流的政策和貿易主張下,又成為了其貿易政策最佳的發力點之一。


  特朗普簽署鋁進口關稅協議,美國對鋁產品進口的“232調查”接近尾聲。美國“232調查”,指美國商務部根據1962年《貿易擴展法》第232條款授權,對特定產品進口是否威脅美國國家安全進行的立案調查。立案之後270天內需向總統提交報告,美國總統在90天內做出是否對相關產品進口採取最終措施的決定。2017年4月美國商務部宣布對進口鋁產品是否威脅和損害美國國家安全啟動調查行動,並已於18年1月向總統提交了正式報告,在報告中認為進口鋼鐵和鋁產品嚴重損害了美國內產業,威脅到美國家安全,建議提高鋼鐵和鋁產品的進口關稅。


  據商務部公告,美東時間3月8日特朗普正式簽署關稅公告,決定對進口鋼鐵和鋁產品分別徵收25%和10%的關稅,由於同加拿大和墨西哥的關係行性質特殊,還在進行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談判,美國將推遲對加拿大和墨西哥實行關稅,看是否能達成NAFTA協議,同時基於國家安全考慮,給其他國家留下了關稅談判空間,需要對國際盟友顯示出關稅上的靈活性,同時美國將與中國談判,在修訂和撤銷關稅方面,美國保持開放性。特朗普此番關於關稅的表態趨於軟化,一定程度上緩和了市場對關稅影響的擔憂,但由於對加拿大、墨西哥的豁免存在條件和期限,後續需要持續觀察。

深度分析:特朗普簽署鋁進口關稅協議,影響溫和

  美國提高鋁進口關稅的論調早已有之,經濟端的根源在於其不斷升高的鋁產品進口依賴度。“提高鋁進口關稅”對美國政府來說已非一個新鮮議題,實際上早在2011年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就曾裁定,對中國進口鋁產品徵收大約33%的反傾銷稅,對中國制造商得到的補貼另外徵收374%,後來美國商務部又陸陸續續對中國鋁合金、鋁箔發布加徵進口關稅的聲明。不論從特朗普的表述還是“232調查”報告的內容來看,“國家安全”都是被反復提及的詞。


  事實上,美國對鋁產品的進口依賴度非常高。根據美國鋁業協會數據顯示,美國2016年鋁產品表觀需求量為930萬噸,而進口鋁產品約594萬噸,對應為表觀需求的64%,且這一比例近年來還在不斷升高。由於鋁廣泛用於國防軍工、航空航天等領域,在一些部件中為關鍵材料,高度的對外依賴度無形之中增加了所謂的“國家安全”風險。

深度分析:特朗普簽署鋁進口關稅協議,影響溫和

  極高的進口依賴度背後是其自身原鋁及鋁初加工產業的萎縮。鋁廣泛應用於建築、交通、電子領域,且在交通等領域有廣闊應用前景,次貸危機後美國鋁需求出現了較快的增長,但與此同時其原鋁產能卻在不斷萎縮。自21世紀以來,美國原鋁產量一直處於下降通道,據WBMS數據顯示,2017年全美鋁產量已降至74萬噸,僅為十年前的三成不到,在諸如中國、俄羅斯等國家原鋁低成本的衝擊之下,美國原鋁行業先發優勢不再,逐步萎縮也在情理之中,一些諸如美國鋁業、世紀鋁業等老牌鋁企的鋁冶煉產能開始逐步關停甚至永久性退出,需求端的旺盛只能靠進口予以彌補。

深度分析:特朗普簽署鋁進口關稅協議,影響溫和

深度分析:特朗普簽署鋁進口關稅協議,影響溫和

  美國進口鋁產品多以原鋁及鋁半成品等初級產品為主。美國原鋁產能萎縮,邏輯上美國鋁產品進口應以原鋁及其他粗加工產品為主,這一推論在數據上可以得到印證。根據美國地質調查局(USGS)數據顯示,2015年美國共進口初級產品(Crude&Semicrude,包括鋁錠、廢鋁、板帶材及管棒材)508萬噸,進口制成品(Manufactures,包括鋁箔、鋁粉及鋁電纜)40萬噸,意味著鋁初級產品佔全部鋁產品進口量的93%。

深度分析:特朗普簽署鋁進口關稅協議,影響溫和

  “232調查”報告聚焦於原鋁及初加工品,倡議通過施加關稅培育本土原鋁產業的復蘇。“232調查”報告以維護國防安全為由,認為必須對進口鋁產品施加關稅,以培育本土原鋁產業復蘇,否則美國將面臨失去鋁冶煉能力的風險(“in danger of losing the capability to smelt primary aluminum altogether”),失去各類重要材料的原料保障,進而影響到國防安全。沿此邏輯,本輪“232調查”的目的在於培育國內鋁產業發展,以此降低國防等重要制造業部分的原料供應風險,更像是從總量角度而非是針對某一特定產品和特定國家的政策,因此分析中應側重於總量的視角,同時考慮到美國原鋁產業的現狀。


  2. 特朗普簽署鋁進口關稅協議,影響幾何?


  中國雖為全球最大鋁產品生產國,但並非美國最大鋁產品供應商,從總量的角度而言鋁產品進口關稅的執行對中國供需面的衝擊較為有限。若關稅政策並非針對單一國家而是推演到全球,由於短期內美國本土原鋁產能及鋁板帶箔產能遠不能支撐當前需求,將會使得美國地區原鋁供不應求將進一步加劇,這或抬升當地鋁現貨升水及鋁材價格,反過來部分抵消10%進口關稅的影響。中長期來看,若美國自身原鋁產業能在高關稅的培育下恢復往日輝煌,就將對全球形成供給衝擊,但我們認為這一可能性並不大,一是美國自身的稟賦條件決定了其原鋁和鋁初級制品產業的相對劣勢,從根本上限制了鋁產業的發展。二是豁免情形的存在也弱化了貿易保護的力度,總體而言此次鋁產品進口關稅政策對全球鋁產業格局影響較為有限。


  2.1. 短期內關稅政策對中國的影響較為有限


  加拿大為美國鋁產品最大供應國,中國僅居第四位。根據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數據,2016年美國共進口鋁產品593.8萬噸,其中加拿大為美國鋁產品最大供應國,共出口美國276萬噸鋁產品,俄羅斯排名第二,共出口75.5萬噸,阿聯酋居第三位,共出口55.5萬噸,中國僅居第四位,共出口約53萬噸。

深度分析:特朗普簽署鋁進口關稅協議,影響溫和

  中國對美出口鋁產品以鋁板帶材和鋁箔為主。從產品結構來看,中國對美出口鋁產品中原鋁佔比不到1%,加拿大、俄羅斯等國出口美國均以原鋁居多,這或與中國鋁產品出口關稅的設定有關。根據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數據,2016年中國出口美國的鋁板帶材數量約為35萬噸,佔美國鋁板帶總進口量的38%,對美出口鋁箔約16.7萬噸佔美國鋁箔總進口量的16.7%。

深度分析:特朗普簽署鋁進口關稅協議,影響溫和

  美國鋁板帶箔產能利用率較高,中短期增長空間有限。根據“232調查”報告對USITC和CRU數據的引用,2016年美國軋制鋁材(板、帶、箔)的產量為439.3萬噸,產能利用率已高達92.8%,且2012-2015年產能不升反降,說明如若不從中國進口板帶箔生產,中短期內自身的增長空間也極為有限。

深度分析:特朗普簽署鋁進口關稅協議,影響溫和

  若美國針對中國提高進口關稅,對中國影響有限。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中國2016年鋁材產量為5796萬噸,出口鋁材407萬噸,對美出口佔中國整體出口量的13%,佔整體產量的0.9%。若特朗普政府提高鋁進口關稅,則這50餘萬噸出口量可能轉向其他國家出口,或國內市場消化,短期內美國自身原鋁產能及板帶箔產能補充有限,或需要向其他國家進口予以補充。無論哪種途徑,從量級來看,其對國內乃至全球的供需衝擊都較為有限。


  豁免加拿大和墨西哥進一步弱化了關稅政策對全球鋁產業的衝擊。據美國國際商務委員會數據顯示,2016年加拿大對美出口鋁產品約260萬噸,墨西哥對美出口鋁產品約5.29萬噸,分別佔美國全年鋁進口量的46.47%和0.89%,合計佔47.36%,幾乎是美國鋁進口的半壁江山。因此兩個國家此番豁免也進一步弱化了對全球鋁產業的衝擊,同時其他國家也有望在後續中通過談判得以豁免,總體影響已較之前的強硬表述有所趨弱。


  美國鋁關稅政策仍存擴展至全球所有國家的可能,或進一步加深美國地區鋁產品的供不應求。即使存在豁免政策,也不排除其針對全球所有鋁出口國執行關稅政策。據Aluminum Association測算,美國2016年原鋁表觀消費量約為930萬噸,其中進口鋁產品為594萬噸,進口依賴度高達64%。高關稅政策或將直接影響到這594萬噸的進口量,但關稅政策是否會將這部分直接拒於國門之外,從而形成除美國以外其他國家的巨量供給壓力,我們認為這種可能性並不大。核心原因在於,這一600萬噸的進口體量對美國本土供需格局衝擊較大,而從近期美國地區現貨溢價可知美國地區鋁產品尤其是原鋁環節本就供給趨緊,且其自身原鋁產能不足,庫存處於持續消耗狀態,已至歷史低位,進口趨緊短期內有望進一步加劇美國本土鋁產品的供需矛盾,原鋁升水或走高,鋁材產品價格也因之水漲船高,或使得在10%的關稅壁壘下出口商仍有利可圖,從而部分抵消關稅帶來的負向衝擊。

深度分析:特朗普簽署鋁進口關稅協議,影響溫和

深度分析:特朗普簽署鋁進口關稅協議,影響溫和

  2.2. 中長期需看美國自身電解鋁產業發展,預計增量有限


  美國自上世紀90年代產量達到高峰之後,產能產量均出現趨勢性下滑,相比中國、俄羅斯煤炭、水電帶來的電力低成本衝擊,美國原鋁產業幾乎沒有任何優勢。若進口關稅提高或有助於提升本土原鋁企業在國內市場的競爭力,但由於現階段增量彈性有限,以及美國自身的資源稟賦和比較優勢從根本上決定了原鋁產業的難以大肆擴張,因而從中長期看美國鋁產業自身的增量亦較為有限。


  美國原鋁產能存一定的向上彈性,但總量有限。2015年-2016年上半年由於鋁價出現大幅下跌,美國一些原鋁生產商出現大面積減產,根據USGS數據,截至2017年10月美國原鋁產能利用率僅為43.2%,總產能為181.8萬噸。但隨著鋁價逐步企穩,一些電解鋁廠開始著手復產,2017年7月美國鋁業表示,將部分重啟印第安納州Warrick冶煉廠運營,重啟計劃預計將於2018年第二季度完成,啟動後年產量將達16.14萬噸。但總量上看,美國目前閒置產能也就100萬噸左右,按照85%的產能利用率看,全復產後的產量增量也就85萬噸,增量規模並不大。

深度分析:特朗普簽署鋁進口關稅協議,影響溫和

  美國並無明顯的電解鋁產業優勢。電解鋁的成本由氧化鋁、電力、預焙陽極和制造費用構成,其中氧化鋁和電力成本幾乎佔了整個生產成本的80%,電解鋁為標準化產品,產業競爭力集中於成本端,從長遠看具有鋁土礦和低發電能力的區域具備電解鋁產業優勢。中國因為有豐富的煤炭資源,俄羅斯因為有豐沛的水電,從而有較強的電力成本優勢,但美國不論在資源環節還是在發電環節均無明顯優勢,中國和俄羅斯後來者居上也在情理之中。事實上,自2008年開始美國一些電解鋁廠開始永久性關停,成本劣勢較為明顯。資源稟賦、比較優勢帶來的全球化分工符合經濟發展的客觀規律,即使在關稅的庇佑下,從自身的技術條件和資源稟賦來看美國的原鋁產業想再回歸往日輝煌可能性並不大。

深度分析:特朗普簽署鋁進口關稅協議,影響溫和

(責任編輯:靜靜)
上一篇:

5G通訊+汽車輕量化升級 精密鋁結構件市場爆發在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