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歡迎來到鋁信 [請登錄] [免費注冊]
當前位置: 鋁信  >  鋁業資訊  >  行業聚焦  >  正文

中國鋁用炭素2018年展望

2018-04-09 09:43:33 來源: 鋁用炭素分會

  2018年我國鋁用陽極炭素需求將有100萬噸左右的增量,出口基本沒有變化,與2017年大體持平。預計2018年我國鋁用陽極的總需求量在2000萬噸左右,但是由於2017年底電解鋁廠炭塊庫存增量達到75萬噸左右,2018年庫存水平將回歸至正常水平。因此,預計2018年全年的實際需求量在1920萬噸左右,略低於2017年的實際生產量。

  一、2018年我國鋁用炭素將呈現的總體輪廓

  2018年我國鋁用陽極炭素需求將有100萬噸左右的增量,出口基本沒有變化,與2017年大體持平。預計2018年我國鋁用陽極的總需求量在2000萬噸左右,但是由於2017年底電解鋁廠炭塊庫存增量達到75萬噸左右,2018年庫存水平將回歸至正常水平。因此,預計2018年全年的實際需求量在1920萬噸左右,略低於2017年的實際生產量。

  2018年我國鋁用陰極炭塊行業由於電解鋁在建產能相對於2017年來說減少明顯,對陰極炭塊的需求將會有所降低,預計全年總需求量為30萬噸左右。

  適應環保的要求仍將作為企業的生命線,將貫穿於2018年全年。

  1.2018年鋁用炭素陽極需求狀況

  2018年全國電解鋁產量估計會有6%的增長幅度,電解鋁主產區新疆、山東等省市產量估計與2017年持平,其他主產區電解鋁產量的增長情況預期如下:內蒙增長50萬噸,廣西40萬噸,雲南30萬噸,山西30萬噸,貴州20萬噸,遼寧20萬噸,合計約210萬噸。2018年與2017年相比,預計鋁用陽極的需求量增長100萬噸左右。出口方面,2018年鋁用陽極的出口不會有大的變化,仍然保持在100萬噸的水平。

  結合2017年底鋁用陽極新增產能的情況,2017年新增的陽極產能完全能滿足2018年電解鋁的發展需求。

  2.2018年鋁用炭素再建產能狀況

  2018年在建的鋁用陽極項目產能巨大,據不完全統計在建產能總計達680萬噸。新增項目仍然集中在以山東為主的華東地區(山東、江蘇),在建產能合計400萬噸左右;其次為西南地區(廣西、雲南、貴州),合計140萬噸左右;其他省市的情況為:內蒙古45萬噸,山西28萬噸,遼寧30萬噸,新疆37萬噸。這些新增加的項目仍然以商用陽極為主,合計產能規模達到512萬噸;在建的自配套陽極產能合計168萬噸。如果按正常施工進度測算,到2018年底至少能完成300萬噸左右的新增產能,這將徹底改變鋁用陽極市場的供需狀況,由賣方市場重回買方市場。

  3.2018年各主要省(市)鋁用陽極產需狀況前瞻

  2018年山東省境內電解鋁企業的陽極需求量約為450萬噸左右;而截止2017年底,山東省境內的鋁用陽極炭塊產能規模合計達860萬噸,再考慮2018年度至少建成200萬噸的新增產能,那麼到2018年底,山東省境內的陽極產能將達到1060萬噸。除去索通發展、晨陽碳素、澳海碳素、萬方碳素等企業合計出口近100萬噸以外,那麼山東省內將有500萬噸的陽極炭塊餘量要銷往省外。

  2018年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內的新疆信發、東方希望、神火鋁電、天龍鋁業、天山鋁業等電解鋁企業的陽極炭塊都將基本實現自給。其亞鋁業、新疆嘉潤、新疆眾和等企業存在陽極需求缺口;南山集團收購新疆嘉潤之後,陽極炭塊也實現自產自足。而神火炭素有近10萬噸的陽極炭塊富餘,以及東方希望新建成25萬噸炭素項目。預計到2018年底新疆境內陽極炭塊將沒有需求缺口。

  2018年內蒙古自治區包頭市的東方希望電解鋁產能為80萬噸/年、包鋁108萬噸/年,而到2018年底東方希望陽極炭塊產能將達到55萬噸、森都碳素60萬噸、包鋁碳素12萬噸,這些企業合計擁有127萬噸/年的陽極產能,其能滿足包頭市電解鋁生產需求之外,還有30萬噸的富餘;其外,大唐國際再生資源的20萬噸電解鋁項目有10萬噸的配套陽極生產線。通遼地區電解鋁產能情況為:通順鋁業17萬噸/年,霍煤鴻駿80萬噸/年,錦聯80萬噸/年,創源金屬20萬噸/年,蒙泰能源10萬噸/年,合計產能達210萬噸,共計需要陽極炭塊100萬噸左右,而通順碳素、霍寧碳素、鴻駿碳素等三家企業的陽極總產能為60萬噸,存在40萬噸的缺口。總體來看,到2018年底整個內蒙古地區的陽極需求缺口量僅為10萬噸左右,相比2017年缺口將大幅減少。

  河南省豫港龍泉、萬基鋁業、神火煤電、中孚實業、永登鋁業等電解鋁企業的陽極需求基本自給。焦作萬方(電解鋁產能40萬噸/年)由萬都碳素和英利貿易公司等企業與之配套,僅林州鋁業(電解鋁產能20萬噸/年)的炭素需求需要採購。嵩岳碳素、金駒實業、焦作皒峞B中凱碳素、三門峽神通碳素、東方碳素等十幾家企業合計約100餘萬噸的陽極產量銷往省外。

  甘肅省連城鋁業、蘭州鋁業等企業均有配套的陽極生產線。東興鋁業嘉峪關基地主要由索通發展與之配套。東興鋁業隴西基地(電解鋁產能30萬噸/年)沒有配套的陽極生產線,需要外購。華鷺鋁業炭素15萬噸搬遷項目已建成投產,另外,隴西地區有10萬噸陽極項目在建,預期2018年底建成。整個甘肅省陽極炭塊沒有缺口。

  青海省內,中鋁青海分公司(電解鋁產能30萬噸/年)和黃河鑫業(50萬噸/年)均有配套陽極生產線。橋頭鋁電(30萬噸/年)陽極自給不足,尚有缺口,仍需外購7萬餘噸陽極炭塊。西部水電(40萬噸/年)、鑫睅T業(18萬噸/年)、百河鋁業(20萬噸/年)等電解鋁企業沒有完整的陽極配套項目,原黃河再生鋁業的30萬噸炭素項目正在重啟。預計到2018年底,整個青海省需外購陽極塊30萬噸左右,相比2017年炭塊需求缺口進一步減少。

  西南地區也是我國電解鋁主產區。2018年雲南省電解鋁新增產能基本有配套炭素項目,陽極炭塊缺口不明顯;貴州省電解鋁有20萬噸的新增產量,而且基本上都屬於中鋁係項目,均有配套的在建炭素項目,不存在陽極缺口;四川省電解鋁及鋁用炭素生產情況基本沒有發生變化,省內基本供需平衡。重慶地區的電解鋁生產和陽極供需狀況也大體平衡。

  2018年廣西省電解鋁預計有40萬噸的新增產量,在不考慮其他在建陽極項目建成的情況下,僅強強碳素、百強碳素兩家企業的新增陽極產量就有30萬噸左右,所以廣西境內沒有陽極缺口,並有餘量銷往雲南等地。

  4.2018年鋁用陽極主要原輔料供需狀況

  2018年我國鋁用陽極主要原輔料石油焦的供應量沒有太大的變化,不會出現供應嚴重短缺的問題。2018年中國新增焦化裝置約600萬噸,預計到2018年底中國焦化裝置總產能約為13805萬噸。隨著中國原油進口權限的放寬,我國原油加工出油率在持續提升,而焦化裝置出焦率在不斷下降。總體看石油焦需求與供應基本平衡。

  2018年煤瀝青市場基本面不會改變,市場供應充分,但價格會放大波動幅度。

  估計2017年底市場 燒焦庫存近70萬噸,加之電解鋁企業庫存較2016年同期增加預焙陽極量約75萬噸。正常情況下,這兩者的釋放將導致2018年鋁用炭素對石油焦的需求量減少50萬噸左右。

  2018年煤瀝青供應隨著供暖季限產的結束,將會充足,價格將理性回歸。

  5.2018年鋁用陽極價格預測

  總體來看,2018年初將是一個市場反轉動能積聚釋放的過程,也是市場預期發生變化的階段,價格上漲態勢將會停止。原來預計將在2018年4-5月份價格走勢將會出現反轉,目前看來,反轉時間將會提前。

  6.2018年鋁用陰極行業狀況

  由於電解鋁新建產能的規模較往年有所縮小,總體看2018年鋁用陰極炭塊的需求量會有明顯減少。同時,由於前幾年新建的電解鋁產能進入大修期,電解槽維修對陰極炭塊的需求量會有所增加。預計2018全年陰極炭塊的需求會有所下降,全年總需求量在30萬噸左右。

  陰極炭塊的價格走勢主要取決於石墨碎和電 煤價格的變化,與2017年相比這兩種原材料價格上漲動能將會減弱。總體看,2018年陰極炭塊價格將會出現前高後低的態勢,但變化相對較為溫和。

  7.2018年滿足環保要求依然是行業發展的頭等大事

  環保政策趨嚴是2017年鋁用炭素價格上漲的主要因素,可以確定2018年環保政策必將只強不弱。企業首先面臨的是2018年1月1日起《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保護稅法》正式生效,“現行排污費更改為環境稅”。按照稅收法定原則,為避免地方裁量權過大,對環境保護稅設定了稅額上限,即大氣污染物的稅額幅度為每污染當量1.2元至12元,水污染物的稅額幅度為每污染當量1.4元至14元。具體適用稅額的確定和調整,由各地在法定稅額幅度內決定。

  據了解,山東省應稅大氣污染物的具體適用稅額為:二氧化硫、氮氧化物6元/污染當量,其他大氣污染物1.2元/污染當量。河北應稅大氣污染物適用稅額為9.6 元/污染當量。河南應稅大氣污染物適用稅額為4.8元/污染當量。其他部分省市的應稅大氣污染物適用稅額為:山西、遼寧、吉林、陜西為1.2元/污染當量,廣西1.8元/污染當量,貴州和重慶2.4元/污染當量。

  從各地環保稅的不同稅額體會到,越是排污企業密集的省份稅額會越高,由此看出環保稅的根本目的在於“環保”,而“稅”只是手段。排污費改稅的主要目的在於通過稅收杠桿,引導排污單位減少污染物排放,多排放必然多繳稅,少排放少繳稅;追求“趨零”排放是其終極目標。

  2017年底河南省針對炭素行業出臺了具體的環保鼓勵政策。要求2018年10月底前,完成全省113家炭素企業超低排放改造。完成超低排放改造後, 燒、焙燒工序煙塵、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濃度要分別不高於10毫克/立方米、35毫克/立方米、50毫克/立方米。其中,對6月底前實現超低排放的炭素企業,將實施綠色環保調度,適當減少2018-2019年冬季錯峰生產時間和停限產比例。河南省的政策對其他省市是否具有借鑒意義,值得觀測。

  無論是環境保護稅的開徵,還是河南省的環保鼓勵政策,其最終必將引導企業轉型升級,激勵企業改進工藝,減少污染物排放,實現綠色生產和綠色發展。

  長期來看,企業為獲取最大經濟利益,一定會把產能轉移到應稅稅額低的地區,以減少稅負成本;這也將引導炭素產業布局的改變。

  二、2018年我國鋁用炭素行業發展存在的問題

  1.投資熱度過高

  2017年鋁用陽極企業高盈利能力,一方面為原有的陽極生產企業積累了再擴張的資本,極大地激發了這些鋁用陽極生產企業規模再度擴張的熱情。另一方面,鋁用炭素陽極行業的賺錢效應,吸引了場外資本的眼球。這兩股資金的合力使得在建規模非常巨大。

  2.環保技術有待進一步突破

  鋁用炭素行業的環保技術及裝備,雖然能滿足當前環保政策的要求,但是在環保技術理論上沒有根本性突破,業內應用的幾種環保技術和方法主要是從電力行業移植過來的,雖然從目前來看,移植較為成功,但是鋁用炭素行業的煙氣治理與電力行業還是有所不同的。未來,在鋁用炭素行業環保技術理論上還需要有新的建樹和突破,形成行業自身的理論體係。

  3.新工藝、新技術沒有理論性的突破

  鋁用陽極生產工藝大體有三種模式,一是回轉窯+連續混捏+成型+焙燒;二是罐式爐+混捏鍋+成型+焙燒;三是罐式爐+連續混捏+成型+焙燒。近年來,雖然在設備大型化、高效化、智能化和餘熱利用、節能減排等技術方面取得長足、快速的進步,但在探討、開發新的更優、更合理的工藝方法上,沒有根本性突破,比如如何“取消高樓部”環節,就是非常值得探索的。

  4.產品型號、規格過多,阻礙行業發展

  鋁用炭素行業中,無論是鋁用陽極產品,還是陰極炭塊,都存在產品型號、規格五花八門,尺寸不一的特點,沒有相對統一的標準。這樣不利於企業生產和提高設備的生產效率,同時也不利於產品的互相流通,等等。

  三、結語

  目前在建、擬建的大型炭素項目,特別是具有一定實力的大集團公司的項目,對鋁用炭素行業裝備的大型化、智能化、高效化,以及生產環境的潔凈化等方面,無疑有很大的促進和提高,但是大部分企業只追求數量、規模,粗放型擴張,這些項目極可能造成對社會資源和裝備設施的浪費,對行業發展是不利的。因此我們呼吁,鋁用炭素新項目建設切勿盲目,防止形成新的產能過剩局面。

  同時呼吁,行業內有一定實力及擔當的企業和院所,在生產工藝、技術和環保的技術裝備研發方向方面,形成合力。各大設計院所在電解鋁設計上要提高炭塊的通用性,減少炭素產品的規格、型號,逐漸趨於標準化生產,提高炭塊的流通性。

  讓我們以實際行動,落實習近平總書記十九大報告要求,落實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的推動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的精神,打好環保攻堅戰,為實現中華民族的強國夢而努力奮鬥。

(責任編輯:靜靜)
上一篇:

2017年我國鋁用炭素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