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歡迎來到世鋁網 [請登錄] [免費注冊]
當前位置: 世鋁網  >  鋁業資訊  >  行業聚焦  >  正文

特朗普頻頻威脅退出WTO?國會欲阻止其臆想

2018-08-09 08:24:30 來源: 第一財經

  美國總統特朗普退出世貿組織(WTO)的想法,成為促使美國國會共和黨在貿易問題上倒戈的又一充分理由。

  負責監管貿易問題的眾議院籌款委員會主席、共和黨眾議員布雷迪(Kevin Brady)8月6日表示,雖WTO不完美,然如特朗普非要退出WTO,國會定要維護美國的WTO資格。

  “答案是,是的。” 布雷迪表示,退出WTO的舉動,必須得到國會批準才會放行。按照WTO相關規定,如成員希望退出WTO,必須在退出6個月之前提出申請。

  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經濟學院教授程大為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採訪時指出,WTO並不是一個想退就能輕易退出的組織。正如同加入WTO、取得最惠國待遇時要同所有相關成員方談判一樣,退出也需要談判,沒準還要付“退出費”。

  若企圖退出必遭國會阻止

  從競選總統階段至今,特朗普曾多次暗示WTO對美國不公,且希望對此“做點什麼”。

  據美國媒體報道,特朗普經常向身邊人抱怨,WTO就是世界上其他國家弄出來,一個用來限制美國的組織。更有其身邊人士匿名表示,特朗普威脅退出WTO的次數已經超過100次。

  這一持續表態令美國國會共和黨人神經緊張。此前,共和黨內形成一種策略共識,即在中期選舉之前,不在貿易問題上同特朗普公開唱反調,一切有待“秋後算賬”,然而特朗普持續退出WTO的威脅打破了這種黨內共識。

  跡象之一即為美國參議院在7月11日批準了的一項非約束力議案,在這項議案中,國會表明希望在涉及國家安全的關稅決策中發揮更大作用。值得注意的是,這項象徵性決議是由一位共和黨黨員提出的。

  布雷迪指出,WTO以及其爭端解決機制是有缺陷的,在此方面毫無疑問:判決時間過長且經常不守時,而且很多時候並不是基於事實的貿易決定,而是政治決定。

  但是他指出,在協助美國申辯他國的不公平貿易行為方面,WTO還是非常有效的,且具有持續性,並可以敦促其他國家遵守其加入WTO時的承諾。

  根據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的一項研究,美國提交給WTO的案件中,有91%勝訴,勝訴率還是相當高的。

  美國彼得森經濟研究所研究員胡保爾(Garye Hufbauer)亦指出,如果特朗普希望退出WTO,則需要國會的批準,因為正是國會在1994年通過立法,批準美國加入WTO。

  胡保爾援引的是《1994烏拉圭回合協議法》。該法律第125節規定,每5年美方對美國參與WTO進行審查,在此後90天內,美國國會任何成員都可以提出議案申請退出WTO,為了使這個問題不在國會委員會中擱置,法律還規定眾議院或參議院應在議案提出90天後必須對美國是否退出WTO作出決定。而如果該議案得到國會兩院通過,美國就可以申請退出WTO。

  歷史上,美國於2000年和2005年均有議員提出過退出WTO的議案,2000年眾議員投票結果為56票讚成,363票反對,2005年讚成票增加至86票,338票反對,因此上述議案均未進入參議院。隨後在2010年和2015年,根本沒有議員提出美國要退出WTO的類似議案,而美國下一次提交上述5年期審議報告的日期是2020年。

  胡保爾指出,目前國會共和黨在該問題上計劃反抗特朗普的原因在於,對於美國而言,離開WTO意味著一場高風險的經濟賭博:雖然在沒有WTO的束縛之下,美國可以對廣泛的產品大量徵稅,然而WTO國家也可以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這將令美國處於競爭劣勢之中,讓我們面臨真正的極大危險,鑄成大錯。”胡保爾並指出,這一程度同目前的鋼鋁關稅和汽車稅都截然不同。

  “鋼鋁關稅涉及200億美元產品,汽車關稅涉及大約2000億美元產品,WTO則意味著一切(產品)。”胡保爾指出。

  美不忘利用WTO

  雖然威脅退出,然而美國並沒有放棄借WTO的為自身謀利的機會。就在7月16日,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發聲明表示,美國已就歐盟、加拿大、墨西哥、土耳其等五國對美鋼鋁關稅實施的關稅報復向WTO分別提出五項申訴。

  在USTR的聲明中,美方反咬一口,堅稱美出臺鋼鋁關稅是為了保衛美方的國家利益,且符合美國法律與國際貿易準則,而來自於各方的反制措施卻並不符合國際原則。

  不過,美方一下子“告了”五個成員的行為讓各方憂慮,目前已經出現人手短缺問題的WTO爭端解決機制上訴機構是否還能承擔這樣的業務量。

  近年來,美國對上訴機構的職能表現出了十分不滿:在美國奧巴馬政府2016年的決定中,該政府就曾經反對重新任命上訴機構成員,而特朗普政府則延續並發展了這種做法,目前已經阻止了所有的新成員任命。

  布雷迪對此也持讚成看法,並表示所有相信WTO和多邊體制的人,也都應當支持對目前的爭端解決機制進行徹底改革,不過他沒有披露希望改革的方向和看法。

  WTO爭端解決機制下設的上訴機構常設7位法官,因美方阻撓開啟新法官甄選程序,目前上訴機構的正式法官僅剩4人。按照規定,上訴機構處理每個案件至少需要3名法官。即使有4~5名正式法官,在實際工作中也會因為合法性問題,難以處理案件。

  第一財經記者獲悉,上訴機構的一位法官斯旺森(Shree Baboo Chekitan Servansing)的任期即將在今年9月30日結束,如果斯旺森不能連任,從今年10月開始,上訴機構將僅剩下3位正式法官。屆時如果上訴大法官不夠用,那麼各方也就無法實現上訴。WTO最重要的仲裁體係也將陷入名存實亡的癱瘓狀態中。

  據第一財經記者了解,最近一次在7月20日的WTO爭端解決機制例會上,美國再次拒絕了開啟新法官甄選程序的建議,且在改革方向上也拒不表態。

  程大為認為,若因美方通過阻撓人事任命的方式,造成了WTO爭端解決機制的實質性癱瘓,此舉是很惡意的。因為若上訴機構癱瘓,就算走到上訴這一步,也沒有法官進行審理;另一方面,這已經對世界貿易體係造成了實質性損害。

(責任編輯:靜靜)
上一篇:

日本與美國將進行新一輪部長級貿易磋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