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歡迎來到世鋁網 [請登錄] [免費注冊]
當前位置: 世鋁網  >  鋁業資訊  >  行業聚焦  >  正文

海德魯Alunorte事件的市場影響分析

2018-12-29 08:33:57 來源: 中國有色金屬報

  2018年,海德魯公司巴西Alunorte事件(以下簡稱“海德魯事件”)擾動海外氧化鋁市場,氧化鋁價格波蕩起伏,海外供給緊缺局面愈加嚴重,同期也推動著鋁價過山車式變化。氧化鋁貿易流向發生劇烈變化,中國從氧化鋁主要進口國搖身一變成為氧化鋁出口大國。

  根據復產協議及海德魯相關報告,市場預期的四季度最早復產時限已基本無望。海德魯公司認為最遲會在2019年二季度,而市場中樂觀預期一季度也存在復產可能。

  海德魯復產不確定性因素較大,2019年三季度復產,甚至2019年無法復產的可能性都存在。預計2018年中國氧化鋁出口將近135萬噸,2019年,海外市場短缺仍存在,預計中國仍會有70萬~90萬噸的氧化鋁出口量。

  預期海外市場明年維持短缺

  CRU最新研究數據顯示,2018年,全球氧化鋁市場短缺格局相對去年有所轉變。2017年,國內氧化鋁供給過剩,海外氧化鋁供給缺口較大。2018年則是國內外均呈現短缺態勢。預計2019年氧化鋁供求態勢為中國市場過剩,海外市場維持短缺。

  2018年,全球氧化鋁十大生產商中,中國佔據五席,實際產量達到5260萬噸左右,佔據國內主要的市場份額。海外氧化鋁主要有五家大生產商,實際產量近3900萬噸。其中,美國鋁業產能主要布局在澳大利亞和巴西;力拓集團產能主要布局在加拿大和澳大利亞;俄鋁產能布局較零散,俄羅斯境內產能布局相對佔比較大;海德魯擁有世界的單體氧化鋁廠——Alunorte氧化鋁廠;南拓32公司主要氧化鋁產能分布在澳大利亞。

  海德魯的鋁資產板塊介紹

  海德魯於1905年正式成立,在“一戰”後成為挪威工業巨頭。“二戰”時期,行業地位受到一定挑戰。但是二戰後,海德魯積極重建,並積極拓展新業務。上世紀70年代,開啟了國際擴張步伐;80、90年代,擴大石油、鋁板塊業務。2007年,公司重組,完成轉型。海德魯在巴西的鋁資產包括兩個鋁土礦資產(所有權佔比5%的MRN及所有權佔比100%的Paragominas),一個氧化鋁資產(所有權佔比92%的Alunorte),及一個電解鋁廠(Albras)。其餘電解鋁廠主要分布在挪威、澳大利亞、卡塔爾等地區,總體來看,海德魯的全球業務範圍廣。

  海德魯事件重要節點全回顧

  2018年2月16日,超常暴雨,Alunorte被報道存在赤泥庫水體泄漏和污染(內外部調查皆予以否認);

  2018年2月27日,巴西帕拉州環保機構SEMAS正式通知Alunorte減產50%,次日地區法院發出限產通知;

  2018年3月2日,海德魯宣布遇到不可抗力;

  2018年3月19日,新的額外泄漏點被發現,海德魯公開道歉,並表示將投入資金進行技術改造;

  2018年9月5日,海德魯官方表示“媯{碑”式復產協議簽訂;

  2018年10月3日,海德魯意外宣布全面停產,並更新不可抗力聲明;

  2018年10月6日,巴西聯邦環保局IBAMA批準使用壓濾機技術,海德魯表示將盡快將產能恢復;

  2018年10月9日,海德魯表示兩周內產能恢復至50%;

  2018年10月26日,巴西聯邦環保局IBAMA解除Alunorte部分區域的禁運;

  2018年11月26日,巴西坎皮納·格蘭德聯邦大學研究團隊進行的計算機模擬試驗研究,提供有利於Alunorte復產的主要結論。

  海德魯事件影響

  海外市場價格波動的核心

  2018年,海外市場紛紛擾擾的事件,都是圍繞著海德魯事件展開。2~3月,海德魯氧化鋁廠所在地遭遇暴雨襲擊,被曝出泄露污染,並正式通知減產。海外氧化鋁FOB報價開始上揚。4月,美國制裁俄鋁事件曝出,海外氧化鋁價一路狂飆。在巴西最高有800美元/噸的成交價曝出。隨著俄鋁事件緩和,海德魯減產影響被市場消化,海外氧化鋁報價隨之下調。8月,海德魯官方表示復產或延遲至2019年年中,再度引發市場擔憂。同期,美鋁西澳工廠出現罷工,造成澳洲氧化鋁生產、發貨延遲。海外氧化鋁報價再度上漲。9月底,西澳罷工結束伴隨著海外氧化鋁報價的下調。10月初,海德魯一份全面減產通知引發劇烈影響,氧化鋁價隨之上揚。但幾天後,由於技術限制緩解海德魯產能恢復,氧化鋁價也隨之一路走低。每一次價格的啟動,都與海德魯事件密切相關。

  LME鋁價單日走勢影響較大

  氧化鋁市場作為電解鋁市場的上遊,它的波動必然引發下遊市場的波動。將海德魯事件時間線與LME3月鋁價結合分析,可以發現該事件對電解鋁市場並未產生長期趨勢性的影響,僅產生交易K線日內的大幅波動。以2018年10月3日的成交K線為例,海德魯全部停產消息曝出,引發了價格的快速大幅上漲。但是,2018年,LME鋁價更多受制於基本面,即整個經濟形勢不樂觀,下遊消費需求難以提振,價格很難形成趨勢性的上漲。

  海德魯事件引發的海外市場價格波動,更是給中國的氧化鋁進出口市場帶來了劇烈的變化。海德魯正式停產50%產能後,海外氧化鋁價不斷攀升。以廣西地區氧化鋁均價為基礎價格,發現出口窗口在4月初左右開啟。企業進行氧化鋁出口有一定的利潤空間存在。這基本與出口數據吻合,2018年5月,我國氧化鋁由凈進口轉變為凈出口,且出口數量逐月變大,在10月份基本達到出口高峰,10月底,氧化鋁出口窗口已經關閉。海關最新數據顯示,2018年前10個月,中國共出口氧化鋁近99.9萬噸,預計2018年中國出口氧化鋁將近135萬噸。

  中國成為氧化鋁凈出口國

  根據海關數據整理,10月,我國氧化鋁凈出口41萬噸左右;1~10月,氧化鋁累計凈出口54萬噸左右;可以看出大部分氧化鋁出口在10月完成。而在2017年同期,氧化鋁累計凈進口為246萬噸左右。分國別的統計來看,10月,我國對冰島出口氧化鋁數量最多,為10.21萬噸。冰島的氧化鋁一直從巴西進口,可能的情況是,海德魯10月的停產影響了電解鋁企業的正常生產採購需要。同時,中國對印度、馬來西亞、阿聯酋的出口數量也較大,分別為3.68萬噸、8.88萬噸、8.7萬噸。隨著海外氧化鋁FOB報價的提高,中國企業出現出口利潤,對出口定價有一定的自主性,引發了和澳洲出口氧化鋁的競爭。其次,企業與企業之間存在換貨的情況。阿聯酋地區之前的進口來源國主要是哈薩克斯坦。

  電解鋁廠正常生產預期受影響

  氧化鋁生產端和需求端“兩極”狀況,決定了電解鋁廠的長距離物流和供應保障一旦出現問題,將影響電解鋁企業的正常生產預期,間接導致氧化鋁現貨市場採購價格大幅波動。巴西產量減少,歐美電解鋁企業生產原料無法得到保障。歐美電解鋁廠生產多進行現貨採購,海外市場生產能力不足,氧化鋁廠優先保障長單供應,造成了更大的現貨缺口。同樣,北歐以及中東地區有部分電解鋁廠正在建設準備投產,需要氧化鋁的供應。隨著海德魯事件的拖而未決,這些投產行為應該會放緩。

  事件未來走向

  兩次停產原因各有不同

  Alunorte第一次停產,因為不可抗力,但是有發生泄漏。因此海德魯必須為工廠環保改造以及巴西當地社會可持續發展進行必要的投入。第二次停產,純粹出於政府限制,根據海德魯官方消息,赤泥堆完成處理技術能力改造後,效率提升4~5倍,維持現有產量處理能力尚可。據了解,Aluntore新的赤泥2堆場使用芬蘭奧圖泰Outotec Larox FFP 3512壓濾機技術,過濾面積達991立方米,未來滿足630萬噸/年氧化鋁產能,最少裝備16臺這類型壓濾機,佔地面積超4000立方米。此外,奧圖泰的壓濾機裝備並未全部安裝到位,作為新一代壓濾機技術存在一定環保和技術問題擔憂,政府從環保角度的顧慮也是事出有因。海德魯在二季度報中表示,2019年二季度末會達成復產,也有分析機構認為明年一季度末存在復產可能性。

  復產關鍵仍在於企業與政府的博弈

  海德魯事件未來的走勢,應當從四個方面來看。

  首先是社會發展層面。第一,海德魯對巴西當地地區社會可持續發展投資要持續進行;第二,環境影響問題仍是博弈關鍵,氧化鋁生產過程中可能造成的潛在環境問題不容忽視;第三巴西發展的階段性問題,巴西經濟發展階段是從速度向質量的轉變過程,政府本身有一個艱難的選擇。

  其次是生產技術層面。海德魯三季度報顯示,公司內部負責人員認為生產技術改造受限會延遲復產計劃。而壓濾技術的穩定性為生產提供了保障,但是1號赤泥堆場其實並未完成完全的技術改造。

  再次是環保項目的推進。海德魯有兩項明確的時間推進表:水庫容量提升計劃2018年底完成,水處理設施2019年二季度完成。

  最後是政府層面。環保部門與法院方面需取得對海德魯一係列措施的一致認可。政治、法律程序的復雜性不容忽視。政府對事件影響的擔心,是否會產生連鎖反應,對其他在巴西布局的氧化鋁廠會有怎樣的影響,撤出投資如何應對等問題。

  復產充滿不確定性

  海德魯事件妥善處理,應該有幾方面的標志:首先是巴西新政府環保與發展政策落地;其次是海德魯社會、環保改造與投資協議落實;再者是生產技術完成迭代改造;最後是海德魯方面撤銷不可抗力聲明。

  海德魯事件得到妥善解決的幾個標志情況中,生產技術完成迭代改造與其產能擴張計劃密切相關,也可能是海德魯能與巴西政府進行博弈的籌碼。

  綜上所述,樂觀估計,海德魯事件將在2019年二季度末得到解決;保守估計,2019年三季度得到解決;悲觀估計,2019年難以解決(巴西新總統政策的不確定性考慮)。預期2019年海外缺口將仍然存在,中國氧化鋁生產商填補市場空缺市場機會較大,2019年,中國將有70萬~90萬噸氧化鋁出口。

(責任編輯:靜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