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歡迎來到世鋁網 [請登錄] [免費注冊]
當前位置: 世鋁網  >  鋁業資訊  >  行業聚焦  >  正文

鋁價低迷行業深陷虧損 庫存縮減價格上下兩難

2019-03-14 08:24:13 來源: 證券時報

  經歷了2018年的價格逐步回落,國內鋁商品市場價格已逼近13000元/噸的低點,全行業深陷虧損。

  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近期對鋁行業上下遊企業採訪調研獲悉,雖然過去一年鋁企出現了一定的產能縮減,市場庫存有所下滑,但當前需求仍無法對市場價格形成明顯提振,供大於求的情況依然存在。預計2019年鋁價或仍弱市運行,短期內或難有大幅衝高表現。

  鋁價逼近一萬三

  “這幾天市場現貨鋁價大概在13600元/噸左右,已經比前期漲了一些。”談及近一年多來國內鋁行業的價格情況,神火股份董秘李宏偉告訴記者,2019年1月份,國內鋁現貨價已一度跌至13250元/噸,達到近幾年的低點。

  2017年,受供給側改革等因素影響,國內鋁價一路走高,一度達到超過17000元/噸的歷史高點。不過自2017年10月價格出現下行後,鋁市便持續不振。

  “2018年鋁價觸底收官,終年低位徘徊,震蕩區間在13450元~15000元/噸。前9個月,鋁價大致呈‘W’運行態勢,第四季度鋁價一路單調下行。”回顧過去一年的鋁價走勢,生意社鋁產品分析師葉建軍稱,2019年1月中上旬,鋁錠市場均價延續弱勢行情,1月15日鋁錠市場均價跌至13223.33元/噸,為近2年低位,隨後鋁錠價格開始企穩上揚。

  據生意社數據顯示,截至3月11日鋁(99.70)市場均價13630元/噸,較年後第一個工作日(2月12日)市場均價13350元/噸,漲幅為2.53%;較1月15日報價漲幅為3.08%。

  葉建軍表示,近期鋁價企穩上揚,一方面基於2018年第四季度鋁價大幅度回落,高成本鋁廠虧損面嚴重,國內部分鋁廠陸續減產壓產,行業自主去產能現象明顯。另一方面,在政策面,國際上中美貿易關係出現緩和,國內基建刺激下需求逐漸回暖,鋁產品的應用面擴大,國內鋁錠基本面逐步向好。加之,前期鋁錠因氧化鋁價格下調,成本面支撐預期崩潰,鋁價大幅跳水後,基本觸底運行,預計近期鋁錠價格仍處於修復狀態。

  “春節後鋁市場現貨報價確實漲了一些,但3月份開始,由於前期上漲,下遊拿貨意願偏淡,大戶依然是囤貨狀態,價格有一定支撐,但遠期還是沒有大漲趨勢。” 卓創鋁分析師鄭春蕾也稱,年後國內鋁價走勢趨穩,但是後期增長動力不是太足。雖然鋁價保持增長,但鋁企依然虧損,節後依然還有鋁企停產。2、3月份鋁需求整體平淡,尚未達到需求旺季。近期鋁價上行因素是節後下遊開工,需求增加,但整體需求增量比較有限,目前鋁市場貨源依然充足。

  不僅鋁價觸及低位,作為電解鋁的上遊,國內炭素價格近一年來也持續走低。3月12日,記者前往位於河南鞏義的一家中型炭素生產廠看到,幾個大棚內,少量碼放了炭塊兒產品。雖然春節假期已過去一個月,但廠內依然未有開工跡象,周邊同類型企業也均較為冷清。

  “冬季限產期還未過,很多企業從去年11月已停產至今。近一年來炭素價格處於較低水平,企業也都適當縮減了產量。”這家炭素廠的負責人胡明哲(化名)向記者介紹,2017年,國內炭素價格曾達到4400元/噸的高位,而當前報價已不足3200元/噸。2月份時,龍頭山東魏橋的炭素報價下降了140元/噸,3月份公司再度調跌140元/噸,出現了兩連降。

  “2017年那波價格上漲,一是因為年中第一批環評不到位的炭素企業全都停掉了,企業因新添環保設備成本提升,市場供應減少,另外當時國內電解鋁違規產能相繼曝出,市場產生恐慌情緒,下遊積極囤貨。那時,很多電解鋁企業都要拿著現金到廠媔R貨。可是2018年10月底,由於錯峰生產的政令並未如預期,環保限產沒有一刀切,市場也就缺失了炒作預期,產品價格此後就出現大幅下跌。”胡明哲分析。

  企業全面虧損

  伴隨著鋁價大幅下跌,鋁業企業也步入全面虧損。

  “從去年以來,鋁行業開始了長期的、全行業的虧損。虧損時間如此之長,已經超出了正常情況。”談及當前鋁行業企業的盈虧情況,李宏偉對記者表示, 據了解,目前鋁全行業幾乎97%以上的企業都在虧損。作為電解鋁產能大省,河南地區電解鋁企業生產1噸產品的虧損額能超過2000元。

  河南有色金屬協會常務副會長劉利斌接受記者採訪時也指出,當前國內電解鋁企業多數處於虧損狀態,市場價格應該已是底部。如果再降價,除非是上遊原材料煤炭或氧化鋁出現價格大跌。不過目前看來,氧化鋁繼續降價的可能性不大。

  他表示,現在河南地區電解鋁的成本在15000元/噸,以當前的市場價格而言,企業幾乎無一能盈利,在全國範圍,當前價格下能夠盈利的企業也微乎其微。

  工信部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國內電解鋁現貨均價14262元/噸,同比下跌1.8%,受環保整頓,鋁土礦價格持續走高,煤炭價格上漲,企業節能減排成本提升等影響,電解鋁綜合生產成本同比大幅提升。2018年,鋁行業實現利潤372億元,同比下降40%。其中,鋁礦採選實現利潤7億元,同比增長19.6%;鋁冶煉、鋁加工行業實現利潤112億元、254億元,同比分別下降54.6%、31.4%。

  申萬宏源研報也稱,2018年國內宏觀經濟增速放緩疊加中美貿易摩擦升級,鋁價從年初15260元/噸下跌至年底13605元/噸,同比下跌10.8%。價格下跌使得企業盈利不斷惡化,部分廠商因持續虧損被迫停產。經測算,截至2019年1月底行業仍有超過15%運行產能現金成本位於鋁價13500元/噸以上,其中50萬噸產能虧損超過三個月。

  當前鋁企的業績下滑情況,從上市公司2018年業績預告中也可見一斑。

  2月28日,常鋁股份發布2018年業績快報顯示,期內公司實現營業收入42.09億元,較上年同期增長3.58%,凈利潤虧損4.32億元,較去年同期下降352.99%。此前,雲鋁股份發布的2018年業績預告預計,期內公司將虧損14.6億元,而2017年公司凈利潤為6.57億元。而中孚實業業績預告也稱,預計2018年公司凈利潤將虧損18億元至22億元,較去年同期下降16億元至20億元。

  部分產能徹底退出

  “目前除新疆、雲南等電費較低地區的部分企業可勉強維持盈虧平衡外,其他地區很難長時間承受虧損,已經開始自覺關停產能。”胡明哲告訴記者,中部地區電解鋁企業的環保壓力太大,而且電費較高,噸鋁的生產成本在14200元至14500元,而新疆地區成本可以壓縮到13800元左右。即便如此,近期同屬西部的青海地區也傳出消息,有兩家電解鋁企業實施了關停。

  “2018年,河南地區電解鋁新增產能很少,減產的企業較多。”劉利斌介紹稱,當前河南地區在運行的鋁產能只有200多萬噸,而在近年高位時產能能超過300萬噸。粗略計算,2018年到現在,僅河南徹底停產的產能就有七八十萬噸。

  “這些停產的產能基本都是永久退出,停產原因也都是因為持續虧損。這其中不僅僅是中小企業,還包括一些大企業。”他說。

  據申萬宏源統計,2018年電解鋁行業合計涉及減產產能294.6萬噸,減產主要集中在高成本地區。2018年減產主要發生在6月份以後。除山西兆豐鋁電、東鋁鋁材等少數企業受環保因素影響減產外,大多數是因虧損導致產能退出或轉讓指標,減產產能主要集中在山東(68萬噸)、河南(53.3萬噸)、甘肅(58萬噸)等地區。

  2018年在低迷的鋁價環境下,不少復產及新建產能項目投產進度推遲。百川資訊統計顯示,2018年總的可復產電解鋁規模為509萬噸,到2018年12月28日實際已復產規模113.5萬噸,復產比例僅22%,低於市場預期。新增產能方面,2018 年國內建成且待投產的合計405 萬噸,到2018年12月28日已投產224萬噸,待投產產能181萬噸,投產規模佔總建成規模的55%。

  產能逐步下滑的過程中,一直制約鋁價上漲的高庫存問題是否得到緩解?

  “去年國內鋁庫存在230萬噸以上,而目前已降至150萬噸至160萬噸左右。雖然庫存有所降低,但整體對市場影響並不明顯。”李宏偉稱,除了倉庫庫存外,企業的鋁庫存無法統計,因此目前市場上的庫存數據只能作為參考指標,指標意義已經下降了。

  劉利斌也稱,現在所謂的庫存連市場半個月的產量都不到,拿庫存說事兒只是慣性思維。期貨市場上的庫存對於實際市場供需沒有太強的說服力。目前國內很多企業已經不生產鋁錠了,而是以鋁液形式進行銷售,僅河南地區就有70%以上的企業都在生產銷售電解鋁液,而庫存都是以鋁錠形式計算的,所以庫存這個概念已比前些年淡化了,相對作用已經在下降。

  產業轉移加快

  在全行業持續低迷的盈利環境下,鋁企加速了產業轉移步伐。

  3月2日中孚實業發布公告稱,公司控股子公司河南中孚鋁業有限公司(下稱“中孚鋁業”)擁有50萬噸/年電解鋁產能。為進一步優化公司電解鋁生產所需電力能源結構、降低用電成本、減少火力發電碳排放、實現綠色清潔生產,公司擬將中孚鋁業25萬噸電解鋁全部停產並向水電資源富集的四川省廣元市經濟開發區轉移。

  在此之前,中孚鋁業的控股子公司林州市林豐鋁電有限責任公司已於2018年12月將其擁有的25萬噸/年電解鋁產能進行轉移。本次中孚鋁業部分電解鋁產能即25萬噸/年進行轉移後,涉及公司電解鋁產能轉移規模將達50萬噸/年,而中孚實業總部鞏義市僅保留電解鋁產能25萬噸。

  中孚實業的電解鋁產能轉移不是個例。

  “神火股份在河南的90萬噸電解鋁產能,在2018年10月份已經全部轉移到雲南了,隨後河南的幾家鋁企,包括中孚、伊川等也都在跟進。”李宏偉稱,雲南、四川由於水力資源豐富,水電電價在0.25元/度,而河南現在的火力發電的成本超過0.4元/度,以1噸電解鋁用電13700度計算,產能轉移後僅用電成本一項就能為企業節約噸成本約2000元。

  他表示,雖然神火在雲南項目目前還沒投產,但相關政府協議用電價格均已敲定。後期神火的電解鋁競爭優勢明顯,新疆地區產能可享有低電價,而雲南產能物流成本和電價都低。後期,河南電解鋁整體規模都將逐步壓縮,本地產業重點會發展高端鋁加工,在鞏義、洛陽等地建設鋁加工基地,而傳統電解鋁生產將向有成本優勢的地區轉移。

  對於當前電解鋁產能轉移的熱潮,劉利斌也稱,國家一直提倡用市場化辦法,化解產能過剩,清理無效產能,產能置換是合規操作。

  “大方向上,鋁的應用需求還在小幅增長。但國家現在已經控制不準新建產能,唯一一個口子就是產能置換。從企業效益來講,產能置換到西南地區,水電資源豐富,用電成本會相對降低。”他表示,除中孚的50萬噸產能,神火的90萬噸產能外,2016年河南地區陸續轉出的電解鋁產能累計達到100多萬噸,佔到現有產能的一半。

  工信部信息也顯示,自《關於電解鋁企業通過兼並重組等方式實施產能置換有關事項的通知》印發以來,我國已有400多萬噸電解鋁產能完成了跨省置換,其中,300多萬噸產能轉移至內蒙、雲南等能源豐富地區,在保持嚴控電解鋁產能高壓態勢的同時,電解鋁產業結構不斷優化。

  利好消息閃現

  正在召開的全國兩會上,傳出了工業企業電價下調、稅率縮減的利好消息,成為近期電解鋁行業普遍關心的話題。

  3月5日政府工作報告指出,改革推動降低涉企收費,要深化電力市場化改革,清理電價附加收費,降低制造業用電成本,一般工商業平均電價再降低10%。同時,制造業企業增值稅由16%調整到13%。

  “目前生產電解鋁主要採用冰晶石-氧化鋁融鹽電解法。一般來說,生產1噸電解鋁需用電13500度,需氧化鋁1.92 噸,電力和氧化鋁是生產電解鋁最主要的兩個成本,分別佔到總成本的30%至40%。如果用電成本下降,對於電解鋁企業來說無疑是一大利好。”胡明哲稱。

  天風證券研報也認為,電解鋁用電基本屬於大工業用電範疇,電價主要由上網電價和中間費用組成,其中中間費用包括輸配電價、政府性基金等等。而政府工作報告中所指的電價附加收費主要是指政府性基金,目前政府性基金為0.05元/度。若後續政府性基金不再收取,以電解鋁平均電耗13500度/噸估算,則電解鋁成本或將下降675元/噸,企業盈利空間擴大。對於降稅,上述研報也表示,目前電解鋁企業銷稅增值稅在16%水平,增值稅下調3%,對於鋁企業毛利影響在2.65%~6.63%之間。

  對此李宏偉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電力市場化改革及制造業企業增值稅稅率調整,對於企業電力成本、稅收成本下降都將形成利好。企業已做過初步測算,預計2019年全年稅收成本能夠出現明顯下調。

  不過劉利斌認為,用電成本降低,對工業企業肯定是好事,但對現有的電解鋁企業來講不會發生太大作用。因為目前電解鋁企業此前已通過各種辦法降低成本,電費相比同地區其他企業已經降到比較低的水平了,進一步下降的空間不是很大。

  鋁價或難再衝高

  採訪中,多數行業人士向記者表示,雖然當前國內鋁價已處於低位,企業也大部分處於長期虧損狀態,但由於下遊市場環境欠佳,2019年鋁價或難有大幅衝高表現。

  劉利斌認為,目前國內鋁行業去產能已經步入下半場,行業發展或將逐步步入穩定狀態。目前決定鋁市場價格的主要還是供需矛盾。現在看來,今年鋁下遊需求下滑還是很明顯,樓市、汽車等下遊的幾個主要產業表現都不太好,後市不太可能會出現像2017年17000元/噸這樣的高價。

  “不過,這麼多企業虧損,低價還能持續的情況是不太合理的。”他認為,河南鋁企虧損已長達1年,從2018年下半年到現在,企業所面臨的經營困難應該已經到頭,後期困難不會再嚴重了。關於市場價格,對企業的影響是相對的,還要結合成本變化。此前也出現過鋁價在13000元/噸比在15000元/噸企業盈利更多的情況。如果上遊價格不下降,當前市場價格已是底部。雖然2019年市場價格尚難有定論,不過可以預計今年還是有一半企業要處於虧損狀態。

  “因為有成本支撐,現在鋁價向下跌的空間不大,但要是想上漲,還需要契機。”李宏偉也稱,目前市場鋁庫存還是比較高。雖然近期價格有一些回升跡象,但可持續性並不明顯。後市還是要看需求端,基建、地產能否有景氣度回升跡象。2019年市場可能會有反彈行情,但要達到2017年高點的可能性不是太大。

  中信期貨研報認為,目前鋁行業下遊復蘇和上遊利潤改善驅動新增產能釋放相互角力,鋁價在宏觀經濟刺激政策下,有望保持震蕩偏強走勢,但絕對價格高度受供應增量明顯制約,在13800元/噸上方會遇到明顯阻力。

  申萬宏源也認為,當前電解鋁行業仍至少有15%左右的運行產能不能覆蓋現金成本,現行的電解鋁價格下行業供需存在短缺,隨著庫存去化電解鋁價格有望回升5%~10%,但價格回暖幅度有限。這是因為,短期中電解鋁行業潛在產能仍然過剩,2019年新增待投產產能和可復產產能尚較為充裕,在沒有政策衝擊的情況下鋁價上升幅度有限。鋁價一旦上漲超過1000元/噸,行業投產預計將加速,供需格局則將短期快速惡化。

(責任編輯:靜靜)
上一篇:

遼寧忠旺多個涉鋁項目獲遼寧省科技進步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