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歡迎來到世鋁網 [請登錄] [免費注冊]
當前位置: 世鋁網  >  鋁業資訊  >  行業聚焦  >  正文

貿易摩擦下的中國鋁出口形勢

2019-08-30 10:31:20 來源: 有色新聞

  本文作者:楊富強1,2 熊慧2

  (1 有色金屬技術經濟研究院北京 100080

  2 北京安泰科信息股份有限公司北京 100814)

  注:本文中提到的準確日期均為美國時間

  近年來,國際單邊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抬頭,針對中國的貿易摩擦不斷,而鋁是有色金屬行業中受貿易摩擦影響的品種。根據商務部貿易救濟調查局公布的結果顯示,截止目前針對中國鋁行業發起的貿易調查已達47起,涉及出口金額達68億美元。貿易摩擦對象包括歐盟、美國、加拿大等40多個國家和地區,產品類型由鋁材向鋁制品、含鋁商品蔓延,貿易調查手段也不再局限於反傾銷和反補貼(“雙反”)調查,部分國家開始利用自身法案發起相關制裁措施。其中,中美貿易摩擦成為全球範圍內正在進行且影響範圍的貿易衝突,尤其是近兩年中美雙方針對進口商品加徵關稅展開了多輪博弈,受到全球關注。

  1.中美互為重要的貿易對象

  中美兩國的國際分工與供需定位實際上已經決定了雙方的貿易關係。以鋁材為例,首先,中國是全球的鋁材生產國和出口國,而美國是我國重要的鋁材出口國。2018年中國鋁材產量35270kt,居全球第一;出口鋁材5207kt,佔到全球鋁材出口貿易總量的23%。盡管受中美貿易摩擦影響,2018年我國對美鋁材出口大幅下降,但也佔到出口總量的6.5%(2017年為15.9%)。其次,美國的鋁消費結構具有明顯的進口依賴性,超過50%的消費用鋁來自於進口。中國是其重要的鋁材進口國,2016-2017年美國自中國進口鋁材佔其全球進口的30%以上,其中鋁箔佔比更是超過了50%。當然,美國也每年向我國大量出口鋁材,且相對高端,數據上表現為向中國出口的金額佔比遠超出口量佔比。例如,2018年美國向中國出口鋁板帶22.7kt,佔其出口總量的2.7%,而出口金額為1.5億美元,佔出口總金額的14.3%,超過5倍的關係。中美之間的鋁材貿易表明雙方互為重要的貿易對象,兩國貿易往來屬於各取所需。

  2.不斷升級的中美貿易摩擦

  2010年以來美國以各種理由對自我國進口商品發起貿易調查,其中對鋁行業影響範圍較大的包括“雙反”、332、232以及301調查。

  (1)“雙反”調查。2010年美國對自我國進口的鋁型材開始“雙反”調查,2011年做出肯定性裁定,2017年做出全面日落復審肯定性損害終裁。2017年3月和11月,又分別對自我國進口的鋁箔和鋁板帶開展“雙反”調查,且均做出肯定性裁定並加徵高額保護性關稅。至此,“雙反”囊括了我國三大鋁材出口商品,對美鋁材出口進一步受限。

  (2)332調查是美國以其鋁產品國際競爭力為理由、針對全球發起的貿易調查,但是調查結果公布後並未採取相關措施。

  (3)232調查是美國針對鋼和鋁產品是否影響其國家安全發起的全球性調查,2018年3月調查結果公布後,對全球鋼和鋁相關商品加徵10%進口關稅,只有部分國家獲得一定期限的豁免。鋁行業涉及的產品包括未鍛軋鋁及鋁合金、鋁粉、鋁條桿型材、鋁板帶、鋁箔、鋁管及鋁制品中的部分鑄件和鍛件,涉及金額達17.2億美元。

  (4)301調查是目前正在進行、覆蓋範圍的貿易調查。調查報告公布後,美國政府以“貿易逆差”為理由,逐步對自中國進口商品加徵額外關稅,其政治化意圖明顯。2018年7月6日,對自我國進口的340億美元商品開始25%關稅;8月23日,對160億美元商品加徵25%關稅;9月24日,對2000億美元商品加徵10%關稅。2019年5月10日,將2000億美元商品加徵關稅稅率提高到25%,8月1日,提出自9月1日起對自中國進口的3000億美元商品加徵10%關稅;8月13日,基於對“健康、安全、國家安全和其他因素”的考慮,將部分商品移除該加徵關稅清單,將手機、筆記本電腦等電子商品加徵關稅時間推遲到12月15日。一係列加徵關稅措施之後,所有加徵關稅清單已經覆蓋HS:76項之下全部出口商品。8月23日,提出將5500億美元自中國進口商品加徵關稅再提高5%,10月1日起生效。屆時已經執行的2500億美元商品按照30%加徵關稅執行,即將執行的3000億美元商品按照15%加徵關稅執行。。

  3. 中美貿易摩擦對我國鋁行業的影響

  中美貿易摩擦對我國鋁行業的直接影響主要表現為HS:76項下商品的對美出口規模及佔比發生了明顯變化,尤其是各種鋁材和鋁制品。

  美國“雙反”制裁對自中國進口的鋁型材、鋁箔及鋁板帶加徵高額關稅,導致對美出口驟降。2011年對美鋁條桿型材出口8.0kt,出口美國佔比由2010年的37%下降到1.0%左右。2018年對美鋁箔出口72.9kt,較上年下降50.9%;對美鋁板帶出口247.2kt,下降了50.8%;目前對美鋁箔和鋁板帶出口市場佔比均下降到5%左右。“雙反”之後的鋁型材出口盡管受232調查加徵10%關稅,但是影響程度相對較小,2019年上半年對美出口下降5.3%。鋁粉出口受232調查加徵10%關稅和2000億美元商品加徵關稅影響,2019年上半年對美出口下降了53.0%;鋁管出口受232調查加徵10%關稅影響,上半年對美出口下降8.7%;但是由於這兩種商品出口量相對較小,尤其是鋁管對美國出口市場佔比僅為2.0%-4.0%,因此影響程度相對較小。

  鋁制品中產品種類眾多,包括海關稅號HS:7609到7616下的所有商品。500億和2000億美元加徵關稅清單囊括了大多數的鋁制品,從對美月度出口數據可以看出,加徵關稅造成2019年上半年對美出口量和出口金額分別下降了13.7%和11.4%,出口佔比已經不足15%。受5月加徵關稅稅率提高到25%和10月關稅提高到30%影響,預計2019年下半年鋁制品對美出口將進一步下降。

  除被豁免部分,500億、2000億美元加徵關稅清單以及即將實施的3000億加徵關稅清單基本上囊括了所有對美出口商品,其中就包括汽車、鋁合金車輪及家用電器等含鋁商品。據不完全統計,我國每年含鋁商品中鋁出口量與鋁制品接近,也是鋁出口中的重要組成部分。由於涉及商品種類眾多,因此以家用電器與鋁合金車輪為例說明貿易摩擦對我國鋁行業的間接影響。我國是全球的家用電器生產國和出口國,而美國是全球的家用電器進口國家。自2018年9月起,美國對自中國進口的空調和冰箱類商品加徵關稅,導致2019年上半年對美空調出口同比下降11.5%,冰箱出口下降18.9%,而未被納入2500億加徵關稅清單的洗衣機卻逆勢增長22.9%。三大家用電器對美出口表現為兩極化發展。貿易摩擦對含鋁商品出口的抑制作用還體現在鋁合金車輪上。2018年我國對美出口鋁合金車輪480kt,佔到我國出口總量的47.8%,市場規模第一。自2018年12月起,對美鋁合金車輪出口出現同比下降,2019年上半年對美出口198kt,同比下降15.7%;其中6月份受加徵關稅稅率提高影響,對美鋁合金車輪出口同比下降24.9%,環比下降19.9%。我國是全球的鋁合金車輪生產國和出口國家,美國對我國鋁合金車輪出口加徵關稅對行業影響嚴重,且隨著加徵關稅稅率的提高將繼續惡化。

  4. 總結

  如表3所示,美國實施的貿易調查及加徵關稅已經對我國鋁出口產生明顯不利影響,以“雙反”最為嚴重,232調查和301調查加徵關稅的影響已經顯現,並將長期影響。隨著中美貿易摩擦的不斷升級,加徵關稅影響範圍逐漸擴大,加之關稅疊加,我國鋁出口受影響程度將更加嚴重。

  那麼9月1日起執行3000億美元商品加徵10%關稅和10月1日起5500億美元商品額外加徵5%關稅對我國鋁出口的影響有多大?綜合考慮:(1)由於我國對非高純的未鍛軋鋁及鋁合金有15%出口關稅,出口規模相對較小且主要為加工貿易出口的再生鋁合金;(2)三大出口鋁材已經被徵收高額“雙反”關稅,10%-15%加徵關稅對其影響程度相對較小,而且鋁線和鋁管對美出口規模都不大;(3)3000億美元加徵關稅清單的中鋁線、鋁管附件、鋁制門窗、鋁制擦鍋器等均為首次加徵關稅。因此,預計3000億美元加徵關稅對未鍛軋鋁及鋁合金、鋁材出口直接影響相對較小;對於鋁制品出口會產生一定影響,尤其是10月1日起加徵關稅稅率再提高5%;加徵關稅範圍擴大和稅率提高,將加劇含鋁商品出口的不利局勢,進而會影響鋁的間接出口和國內消費。2019年6月,世界銀行將中國GDP增速預測下調0.4個百分點。按照2018年中國真實GDP和鋁消費強度測算,預計GDP增速下滑將較少國內18萬噸左右的鋁消費。近兩年我國鋁消費增速已經明顯放緩,2018年僅為0.8%。貿易摩擦雖然不是造成鋁消費增速放緩的因素,但是將加劇這種不利局勢,影響時間長。除此之外,中美貿易摩擦的不斷升級為其他國家起到負面示範作用,惡化了中國出口環境。2019年以來歐亞經濟體、阿根廷、墨西哥、越南等國家紛紛對我國出口的鋁材、鋁制品及含鋁商品進行反傾銷調查,並加徵臨時反傾銷關稅。

  美國對我國的貿易制裁措施不斷升級,已經破壞國際貿易自由體制。為應對不斷惡化的出口環境和可能出現的任何貿易制裁,中國鋁加工企業應當內外兼修。對內開發新應用、擴大鋁消費,保證鋁材消費規模,因為國內才是鋁材消費的主導;對外增強國際貿易談判能力,積極參與國際應訴,保證自身合法權益或將貿易關稅影響程度降至最低;同時對於有能力的企業可以考慮開展國際產能合作,多維度發展,避免貿易摩擦影響。

(責任編輯:靜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