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歡迎來到世鋁網 [請登錄] [免費注冊]
當前位置: 世鋁網  >  鋁業資訊  >  行業聚焦  >  正文

再生銅、鋁原料標準實施指引

2021-04-27 09:12:30 來源: 全國有色標委會

再生銅、鋁原料標準實施指引

  附件:

  導言:自GB/T 38470-2019《再生黃銅原料》、GB/T 38471-2019《再生銅原料》和GB/T 38472-2019《再生鑄造鋁合金原料》標準實施以來,生產、使用、貿易企業以及監管部門對標準的理解出現了一些不統一。針對疑問,現回復匯總如下。

  1、標準是如何定位的,標準化對象是什麼?

  答:《再生銅原料》《再生黃銅原料》《再生鑄造鋁合金原料》是針對直接入爐熔鑄/熔煉的回收原料,是含銅或含鋁廢料經過分選、加工、處理後清潔的產品,因此定位為原料產品標準。

  2、生態環境部、海關總署、商務部、工業和信息化部的2020年第43號公告《關於規範再生黃銅原料、再生銅原料和再生鑄造鋁合金原料進口管理事項的公告》中明確了不符合三個標準規定的禁止進口,但沒有明確不符合三個標準的是否屬於固體廢物。怎麼理解?

  答:第43號公告明確了不符合三個標準規定的禁止進口,已經領取可用作原料固體廢物許可證的除外。依據三個標準關於“再生黃銅原料”、“再生銅原料”、“再生鑄造鋁合金原料”的定義,再生金屬原料是經過有效分選或預處理的產品,而且具有可以直接生產利用的特徵。沒有有效分選或預處理的回收物料,需要在國內進一步處理才能使用的回收物料,不符合三個標準關於再生原料的定義,為不合格品。是否屬於固體廢物,應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的規定以及GB 34330-2017《固體廢物鑒別標準—通則》的準則進行鑒別。

  3、已執行的再生銅原料、再生黃銅原料標準中規定的技術要求及檢驗項目較多,哪些是體現原料的檢驗項目?

  答:兩個國家標準適用於國內、外原料的回收和分選,標準在編制時考慮到了國際、國內兩個市場,考慮了供需雙方的貿易需要,考慮了使用方的入爐要求, 同時兼顧海關檢驗的要求,在標準實施過程中,可將檢驗項目劃分:

  ——體現原料的關鍵項目:表觀特徵、夾雜物、放射性污染、其他要求(標準5.5 危險物質)、金屬銅(銅合金)量;

  ——一般項目:金屬總量、水分、金屬回收率、斷口組織、標志、包裝、運輸、貯存和質量證明書等。

  4、GB/T 38470-2019、GB/T 38471-2019 和GB/T 38472-2019三個標準均未明確表觀特徵不符的具體限量要求,如出現少量不符的情況是否直接判定為不合格?

  答:GB/T 38470-2019、GB/T 38471-2019標準中,7.6.3“表觀特徵、放射性污染物、其他要求任一項檢驗結果不符合要求時,則判定該批原料不符合本標準規定”,“表觀特徵”不符合要求,就是直接判定為不合格。GB/T 38472-2019,7.4.1“任一試樣外觀檢測結果不合格時,應從該批中抽取雙倍數量的試樣,進行重復試驗。重復試驗 結果全部合格,判該批原料合格,否則判該批不符合本標準規定”。

  對表觀特徵出現少量不符以及如何把握尺度,由海關根據現行規定執行,如從環控要求角度進行排查。若目視估算夾雜物不合格,則實施檢驗。

  5、三個標準不能涵蓋所有的再生銅材和再生鋁材。對於不在三個標準適用範圍內的的再生銅材和鋁材原料,如何處置?例如:GB/T 38470-2019是針對黃銅合金, GB/T 38471-2019是針對純銅材。但是除了純銅(紫銅)、黃銅以外,還有含鎳的青銅合金以及白銅合金等。如某公司進口舊螺旋漿,成分是Cu1(1級錳青銅)、Cu2(2級鎳錳青銅)、Cu3(3級鎳鋁青銅)、Cu4(4級錳鋁青銅),其中的任何種類的銅合金,都是青銅合金,不是黃銅合金。

  答:因為標準制定過程時間緊,部分原料因缺乏數據,未全部納入此三項國家標準,目前正在陸續制定過程中,需要一個過程。從某公司進口的單一舊螺旋漿的成分看,無論是Cu1(1級錳青銅)、Cu2(2級鎳錳青銅)、Cu3(3級鎳鋁青銅)、Cu4(4級錳鋁青銅)其中的任何種類的銅合金,都是青銅合金,不是黃銅合金。不符合GB/T 38470-2019《再生黃銅原料》規定的“鋅含量需要大於銅以外的其他單一金屬元素含量”。因此單一舊螺旋漿不適用於GB/T 38470-2019《再生黃銅原料》國家標準。

  鑒於有效利用戰略金屬資源的考慮,若符合口岸環保要求,建議參照問題3中所列體現原料的關鍵項目,對沒有涵蓋在標準範圍內的青銅和白銅合金進行檢驗或新增代碼後進行申報,當然好先徵得口岸海關的意向許可。

  下一步計劃將制修訂相關標準,以便規範管理其它的可回收的再生銅、鋁原料的回收利用。

  6、申報名稱是再生銅,外觀符合2號銅材,成分是銅錫合金,測得銅含量94.2%,錫含量5.47%,其他項目都合格,表面很幹凈(如下圖),但銅含量略低於3號銅材不小於96%的要求,但大於3號銅米不小於94%的要求,如何判定?

再生銅、鋁原料標準實施指引

  答:從成分和圖片看,該原料是錫青銅,為加工餘料。該情況類似問題5,建議參照問題3中所列體現原料的關鍵項目,進行檢驗或新增代碼後進行申報。

再生銅、鋁原料標準實施指引

再生銅、鋁原料標準實施指引

  一、標準解讀

  1、GB/T 38470-2019《再生銅原料》

  未列入再生銅原料的銅廢料的表觀特徵及來源:

  漆包線,因表面含有有機涂層,在熔煉過程中,會揮發環境污染的氣體,不符合原料的要求,混入的量不應超過原料總量的5%。

  銅屑,因為在加工過程中含有大量切削油,切削液,在熔煉過程中,會揮發環境污染的氣體,不符合原料的要求,不應混入任何一類原料中。

  銅水箱,因其中含有水分或大量污泥,或Pb、Sn等重金屬,而且Pb有環境污染影響,不符合原料的要求,不應混入任何一類原料中。

  2、GB/T 38471-2019《再生黃銅原料》

  未列入再生黃銅原料的銅廢料的表觀特徵及來源:

  黃銅水表殼,由於表面有大量的油漆,在熔煉過程中,會揮發環境污染的氣體,不符合原料的要求,混入的量不應超過原料總量的5%。如表面無油漆,可歸入混合黃銅類;

  黃銅水箱,含有水分或大量污泥,或Pb、Sn等重金屬,而且Pb有環境污染影響,不符合原料的要求,不應混入任何一類原料中。

  3、什麼是再生銅、再生黃銅原料,他們是如何來的?

  答:再生銅(黃銅)原料是將回收的銅(或黃銅)或其混合金屬經過拆解、破碎、分選、處理後,獲得滿足本標準要求可直接生產利用的原料。

  拆解指從係統中分離出來,如從建築物中分離出閥門,從電氣中分離出電線,從電器中分離出含銅部件;

  破碎指從拆解出來的含銅部件中進一步破碎分離,如從失效閥門中去除玻璃、陶瓷等,從電線上去除表面的絕緣層,從銅部件中去除塑料、木材、陶瓷等夾雜物;

  分選指從拆解、破碎的物料中揀出銅及黃銅部件,由於分選的原則是以銅成分為依據,因此分選後的物料物理形狀和規格不一致;

  處理指把分選的物料進行清潔(去油污)、包裝、幹燥處理等。

  4、《再生銅原料》、《再生黃銅原料》與GB/T 13587-2020《銅及銅合金廢料》的關係?

  答:1) 《再生銅原料》、《再生黃銅原料》與GB/T 13587-2020《銅及銅合金廢料》,三個標準在內容和架構上,相互協調,沒有衝突,是一種互補關係。《再生銅原料》和《再生黃銅原料》是可以直接利用的回收原料;《銅及銅合金廢料》也是需經過預處理或拆解後整理回收的廢料,但是夾雜物、水分、油、非銅金屬含量較高,無法直接利用,基本是回到精煉工序。

  2)區別原料與廢料的原則在於:a)原料是經過物理或化學方法對含銅回收料進行預處理後得到的,如光亮線經剝離電線電纜表面的塑料絕緣皮等;b)原料標準的夾雜物、放射性污染物、金屬總量、金屬銅量等指標遠遠嚴於廢料標準;c)廢料即便經過適當分類,大多仍屬於混合雜料,而原料則表現出理化特性上的均一性。

  5、關於GB/T 38470-2019和GB/T 38471-2019標準的化學成分檢測方法。根據標準,銅含量測定選用GB/T 5121.1《銅及銅合金化學分析方法 第1部分 銅含量的測定》作為仲裁方法,YS/T 482(直讀光譜法)、YS/T 483(X熒光光譜法)作為篩選方法。GB/T 5121.1包括三種測定銅含量的方法:均涉及使用電解器裝置,對於某些實驗室在檢測設備上帶來不便因素,而且檢測時間較長。YS/T 482(直讀光譜法)、YS/T 483(X熒光光譜法)比較快速,但準確性欠佳。是否可以通過其他測定方法供選擇?

  答:可以用GB/T 5121.27-2008《銅及銅合金化學分析方法 第27部分:電感耦合等離子體原子發射光譜法》測量雜質元素,然後計算餘量得到銅含量。也可採用YS/T 521.1《粗銅化學分析方法 第1部分:銅量的測定 碘量法》通過化學滴定法測定銅量。下次標準修訂再可增加一些適用的方法標準。

  6、GB/T 38470-2019和GB/T 38471-2019標準中的金屬銅量、銅含量以及GB/T 38470-2019標準中的鉛含量等檢驗項目在現場難以直接獲取樣品數據,實際中需如何操作?

  答:金屬銅量在現場是用稱重法獲得,方法簡單。銅含量及鉛含量,也就是原料的化學成分,是要在實驗室中進行檢測的。現場時可以借助便攜式XRF或便攜式光譜儀進行,如果有問題,再送實驗室檢測確定。

再生銅、鋁原料標準實施指引

  7、銅含量測定,需要手工挑選出金屬銅和銅合金,但是金屬銅或銅合金與其他金屬從外觀較難區別,所以手工挑選較難實現,金屬銅含量測定也存在問題。該如何解決?

  答:銅含量的測定需要取樣,熔化制樣,熔化前對樣品預處理,盡可能挑出夾雜物和非銅金屬,即使不,熔化過程還要進行清渣,對銅含量的測定沒有什麼影響。

  另外,檢測實驗室如果不具備按照標準進行大質量樣品的熔樣時,可縮減樣品質量至實驗室可以接受的程度再進行熔樣檢測。

  8、組批問題,目前企業和海關對組批的理解不一致,應如何確定組批?

  答:三個國家標準中的“組批”是指“組檢驗批”,適用於國內、外原料回收和分選的檢驗。海關引用適用於口岸監管的環保條款從海關角度進行固體廢物屬性現場排查,排查存在異議則鑒定,考慮到存在運單拆分的情況,實際操作中存在問題,建議海關按海關現有規則組批取樣鑒定。

  9、同一批次是否接受分批運輸?“不同類別散裝原料不應混裝”的界定,是否為不應混裝對象僅指不同類別散裝原料?

  答:同一批次的原料應同一批次運輸。不應混裝對象僅指不同類別的散裝原料,不包括有獨立包裝的原料,但同一獨立包裝單元內不允許混裝。

  10、實際中口岸進來的部分再生金屬原料是多種部件和物料的混雜,外觀差異,如何申報?如何判定?

  答:海關引用適用於口岸監管的環保條款從海關角度進行固體廢物屬性現場排查,對於符合環保要求的再生原料,按三個標準提出的“每批應由同一名稱或代號的原料組成”的要求(GB/T 38470-2019的7.3條、GB/T 38471-2019的7.3條以及GB/T 38472-2019的第7.2條)嚴格執行。

  例如:再生銅原料進口時,按照GB/T 38471-2019中“表2 原料的表觀特徵及來源”的規範名稱進行申報,按照其要求對貨物進行表觀特徵符合性檢驗。若“同一櫃貨物的成分、規格及來源顯然來自不同原料”要看是否符合 “混合黃銅料”或“銅加工材”,按GB/T 38470-2019的7.3條、GB/T 38471-2019的7.3條結合標準中表2的規定進行後續處理。

  11、標準要求夾雜和沾染粒徑不大於2mm的粉狀物(灰塵、污泥、結晶鹽、金屬氧化物、纖維末等)應不大於0.1%;非金屬夾雜物小於1%。實際中夾雜物與粉狀物檢測難度大,如何解決?

  答:該項檢查引用SN/T 1791.9-2018《進口可用作原料的固體廢物檢驗檢疫規程 第9部分:廢有色金屬》,該標準從頒布到修訂,執行已運行二十餘年。實際檢驗中可由海關首先通過目視、觸摸等方式現場判斷夾雜物含量;若懷疑夾雜物不合格,應送去篩分,進行檢驗鑒定,若對鑒定結果存在異議的,提請仲裁。

  12、如何處理再生銅、再生鋁標準和GB 16487.7-2017《進口可用作原料的固體廢物環境保護控制標準-廢有色金屬》這兩個標準的關係?

  答:GB 16487.7-2017已經廢止,按照新制定的標準執行。

  13、貨物如發現夾雜物、子彈、輻射超標等情況,如何處理?

  答:建議此種情況作為貨物不合格退貨處理,或按相關監管部門要求進行處理。

  14、貨物中混入了廢舊線路板,含有害物質的電子元器件等,是否按一般夾雜物處理?

  答:按標準5.5.2“原料中禁止混有密閉容器、壓力容器、國家法規規定的危險物質”執行。

  15、貨物中混入的機油,是否可以按危險廢物處理,認定貨物中混入了危險廢物,不符合標準要求?

  答:貨物中混入的“機油”是屬於國家法規規定的危險物質,則不符合標準5.5.2條要求。

  16、GB/T 38470-2019、GB/T 38471-2019對貨物的包裝、運輸、貯存及質量證明書有明確規定,目前一線進口的產品均不符合該規定,是否判定貨物不符合GB/T 38470-2019或GB/T 38471-2019標準要求?還是請在業界對該規定進行明確闡述?

  答:標準中的有關“標志、包裝、運輸、貯存及質量證明書”條款是是基於國家產品標準編寫的格式要求,是適用於供需雙方,不是必要要求。而“標志、包裝、運輸、貯存及質量證明書”若滿足口岸監管的環保條款,可以忽略該項目。

  二、關於GB/T 38470-2019《再生黃銅原料》的問題

  17、如下圖所示的沒有分揀的雜料,海關之前都是按“可用作原料的固體廢物進口”的,目前如何判定?

 

再生銅、鋁原料標準實施指引

  說明:

  表現特徵:由黃銅鑄,或服役失效的鑄件、軋件、鋼制品等混合組成。

  混合黃銅RCuZn-4C

  答:該圖片是來自標準中的圖片,其所示原料主要來源於服役失效的零部件,因此物理形狀多種多樣,但都是黃銅類。經有效分選或預處理的該類原料成分符合標準要求,銅鋅含量很高,直接投爐使用時,不需要再額外添加鉛等新金屬原料,屬於符合標準要求的原料,因此列入了GB/T 38470-2019中的混合黃銅RCuZn-4C類料。據估算,之前按“可用作原料的固體廢物進口”的物料,約有28%的低品質再生黃銅原料不符合GB/T 38470-2019標準要求,不能進口了。

  18、針對“5.3 夾雜物含量、水分含量、金屬總量及金屬黃銅量”條款中規定的混合黃銅中含有涂層的原料質量應不大於原料總質量的5%,1)其中5% 具體指哪兩個重量的比值?2)實際中如何檢測含涂層原料的質量佔比?3)來源於各類閥門、水表等拆解件的混合黃銅絕大部分有涂層或鍍層,該料如何判定?

  答:1)其中5%是指有涂層的物料的重量不超過總物料重量的5%;2)具體的檢測方法應按照標準中6.3.4條檢測;3)來源於各類閥門、水表等拆解件的混合黃銅絕大部分有涂層或鍍層,鍍層表面一般是鎳、錫、鋅、鋁、鉻金屬,後續利用對環境沒有影響,但表面的有機涂層在熔煉過程中會揮發污染環境的氣體。為了確保原料的,若帶涂層的原料大於原料總質量的5%,應判不符合要求不予進口,以杜環境的污染。

  如下圖所示的材料有涂層的物料重量遠超過5%,判該原料不符合要求,不合格退運。

再生銅、鋁原料標準實施指引

  19、標準中“6.3.4涂層”是在“6.3夾雜物”列項之下,涂層是屬於夾雜物範疇嗎?

  答:“涂層”和“夾雜物”是兩個檢驗項目,在標準第5章中“涂層”是以腳注的形式規定,沒有單獨列項,在標準第6章中,按檢驗順序,“涂層”就列入“6.3夾雜物”列項之下。下次標準修訂時應調整列項。

  20、如下圖所示含標識色的原料,是屬含涂層的原料。如何判定?

再生銅、鋁原料標準實施指引再生銅、鋁原料標準實施指引

  答:按標準中帶涂層原料重量應不大於原料總重量不超過5%,目視含涂層原料重量超標的直接判不符合要求,不合格;難以判斷含量的應送去篩分,進行檢驗鑒定,鑒定不符合要求的為不合格。

  21、如下圖所示,某些申報為“混合黃銅”的物料是未經拆解的水、閥門等部件的混雜,其中的塑料件、鐵質部件等不是黃銅材質的部件。如何判定?

再生銅、鋁原料標準實施指引再生銅、鋁原料標準實施指引

  答:按標準要求是應拆盡拆,應選盡選。其中未經拆解的帶塑料的整體部件按標準中“夾雜物”判定、未經拆解的帶鐵質的整體部件按標準中“非銅金屬”計,參加“金屬黃銅量”的差減,並按GB/T 38470-2019《再生黃銅原料》標準中的要求進行判定。

  22、標準中的1號黃銅屑表觀特徵為由加工產生的黃銅屑組成,不含銼屑和磨屑。實際中如何區分銼屑和磨屑和加工出來的屑?

  答:可以通過顆粒的大小進行區分。切銑屑料的顆粒較大或者是長度的條。銼磨屑料顆粒非常小,含水或者油分過大,不易清洗,且入爐時燒損嚴重。

  23、標準中沒有找到“1號黃銅屑”的定義,不知道“1號黃銅屑”表示什麼?

  答:“黃銅屑”指由黃銅材經機加工產生的黃銅屑料,由於黃銅的合金牌號眾多,又常常作為加工零部件的材料,特別是鉛黃銅是易切削銅合金,會產生大量的鉛黃銅屑料。因此將“黃銅屑”的回收料分為“1號黃銅屑”、“2號黃銅屑”、“3號黃銅屑”。“1號黃銅屑”是單一鉛黃銅類,“2號黃銅屑”是由除鉛黃銅以外的單一合金係列的黃銅屑料組成的屑料,如鉍黃銅屑、銻黃銅屑等。“3號黃銅屑”由兩種或兩種以上不同合金係列的黃銅屑料混合而成的屑料。“1號黃銅屑”由於成分單一,不含銼屑和磨屑,納入了GB/T 38470-2019《再生黃銅原料》標準中。“2號黃銅屑”、“3號黃銅屑”就歸入GB/T 13587-2020《銅及銅合金廢料》中。

  24、“紅銅”是否指的就是“紫銅”?該品名在《銅及銅合金術語》(GB/T 11086)中沒有列入。

  答:紅銅不是紫銅,GB/T 11086-2013《銅及銅合金術語》中的確對 “紅銅”沒有定義,該品名是行業內的慣稱,是指銅含量在75%以上的黃銅,由於銅含量較高,呈紅色,因此行業內稱為“紅銅”,國際上叫“Red Brass”。下次修訂GB/T 38471-2019時,將其明確定義。

  三、關於GB/T 38471-2019《再生銅原料》的問題

  25、如下圖所示的刨花狀的銅屑如何歸類?其銅含量較高,可達96%-99%以上。

再生銅、鋁原料標準實施指引

  答:根據標準,黃銅有屑料,紫銅沒有屑料項。雖然具有較高銅含量,但一般含有比較多的油和雜物,不符合再生銅原料標準要求,此類歸入了GB/T 13587-2020《銅及銅合金廢料》中。

  26、某些再生銅材、破碎銅是由銅材和其他金屬材料(如鋁材等)融合在一起,手工挑選無法分離,也無法破碎後機械分離,因此無法分別定量,如何判定?

再生銅、鋁原料標準實施指引

  答:對此種不能分離開的鑲嵌金屬,在檢驗“金屬銅量”時,整體上按照“非銅金屬”計算。

  27、1)金屬銅量小於98%的3號銅米樣品根據GB/T 38471-2019屬於不合格的3號銅米,但是達到了3號銅材金屬銅量97%的要求;2)銅含量不符合2號銅線要求的2號銅線樣品,但是實際上達到了3號銅加工材的含量要求;金屬回收率項目也是類似情況,可否將銅米、銅線歸入銅加工材,用銅加工材的指標判別?

  答:銅米、銅線和銅加工材還是有本質上的區別。銅米是指電線電纜切碎加工分離,去除絕緣層後所得的顆粒物;銅線主要是指電線電纜經剝離去除絕緣層後所得;銅加工材主要是指各類銅板帶棒型等,來源不同,不應將銅米、銅線歸入銅加工材,用銅加工材的指標判別。

  28、氧化導致銅原料顏色深淺不一,表觀顏色不一致,如下圖所示,如何判定?

再生銅、鋁原料標準實施指引

  答:GB/T 38471-2019標準中“1號銅線”的表觀特徵規定“表面允許有氧化”。有氧化的銅線原料,對後續利用及環境沒有影響。

  29、2號銅材中含有表面鍍層的原料,如下圖所示,如何判定?

再生銅、鋁原料標準實施指引

  答:GB/T 38471-2019標準中“2號銅材”的表觀特徵規定“允許表面有鍍層”,表面鍍層一般包括鎳、錫、鋅、鋁、鉻等金屬,對後續利用及環境沒有影響。

  四、典型物料圖例感官判斷及檢驗結果詳見下表

再生銅、鋁原料標準實施指引

再生銅、鋁原料標準實施指引

再生銅、鋁原料標準實施指引

再生銅、鋁原料標準實施指引

再生銅、鋁原料標準實施指引

再生銅、鋁原料標準實施指引

再生銅、鋁原料標準實施指引


再生銅、鋁原料標準實施指引  

  一、問:再生鋁原料如何使用?

  答:“再生鋁原料”主要用於生產鋁液。鋁液按產業用途分為鑄造鋁合金工業用鋁液、變形鋁及鋁合金工業用鋁液和其他工業用鋁液(如鋁粉、泡沫鋁等產業)三大類。鋁液按化學成分,分為純鋁(即高柔韌、低強度1係純鋁)、高銅合金(即2係高強鋁合金)、高硅銅鎂合金(即3係高強耐磨鑄造鋁合金)、高錳合金(即中等柔韌性、低強度的3係變形鋁及鋁合金)及高硅合金(即4係耐磨鋁合金)、高鎂合金(即5係耐蝕中強鋁合金)、高鎂高硅合金(即中強、易成型、易淬火的6係變形鋁合金)、高鋅合金(即7係強鋁合金)和以其他元素為主要合金元素的合金(即8係鋁合金或9係鑄造鋁合金)。

  鋁液按用途從上述係列中選出適宜牌號,並確定具體成分,根據成分選擇相宜的再生鋁原料【根據 “原料來源”(見 GB/T 38472-2019《再生鑄造鋁合金原料》等再生鋁原料標準的表1)推測原料成分類型】。再生鋁原料投入熔爐中熔化後,配入相應的成分調節或組織調節用材料,包括原生鋁錠、鎂、銅等金屬或半金屬“硅”、鋁中間合金、成分添加劑等其他材料,熔化、精煉後即得到化學成分符合相應要求的鋁液。

  鋁液用於澆注鑄造鋁合金錠(或鑄件),或澆注/噴射成形變形鋁及鋁合金鑄錠/鋁及鋁合金粉,或連鑄軋/擠制成鋁板/帶/棒/管等變形鋁及鋁合金產品。鑄造鋁合金錠通常經重熔、鑄造和熱處理制成鑄件,鑄造鋁合金錠也可切制成形狀直接使用。變形鋁及鋁合金錠通常經軋制、擠壓、拉伸、鍛造、旋壓等壓力加工和熱處理,化身成鋁板、帶、箔、管、棒、型、線、鍛件等產品形式。鑄造鋁合金錠(或鑄件)和變形鋁及鋁合金錠顯微組織形貌均呈鑄態,晶粒粗大,韌性和抗疲勞等性能偏低。鑄造鋁合金錠(或鑄件)後續不需要承受壓力加工變形,產品性能要求與變形鋁及鋁合金亦不同,對雜質元素及其他合金元素含量的控制水平不及變形鋁及鋁合金錠嚴格。所以,鑄造鋁合金錠對其原料品質的要求不及變形鋁及鋁合金錠嚴格。可用於變形鋁及鋁合金錠的原料,也可用作鑄造鋁合金錠原料。由於變形鋁及鋁合金錠後續需要承受壓力加工變形,為防止形成不利塑性變形和影響產品性能(強度、耐腐蝕性能、導電性、柔韌性、抗疲勞性能等)的化合物或相組織,變形鋁及鋁合金錠成分要求嚴格,雜質元素含量須控制到很低水平,其他合金元素含量也嚴格控制在區間範圍內,高不成低不就!所以,變形鋁及鋁合金錠對其原料品質的要求極端嚴格。

  通過調整添加在鋁液中的元素種類、元素含量,和調整產品生產工藝,即可得到不同品性的、適於不同應用需求的鋁產品。再生鋁原料的生成與使用流程示意圖見圖1-1。


再生銅、鋁原料標準實施指引

  圖1-1 再生鋁原料的生成與使用流程

  二、《再生鑄造鋁合金原料》標準解析

  1、問:典型的符合標準的再生鑄造鋁合金原料主要包括哪些?

  答:本標準通過實際調研和分析比較,夾雜物含量情況和金屬回收率,以及重熔造渣及廢氣排放情況,明確了以下經過分選、加工、預處理後,獲得可直接入爐的再生鑄造鋁合金原料。

  (1)無有機涂層、無復合材料的廢舊鋁合金片及純鋁原料

  如圖2-1、圖2-2和圖2-3,表面無有機涂層的鋁門窗、飛機鋁板、鋁管等以鎂、硅、銅、錳、鋅為主要合金化元素的變形鋁合金產品,及純鋁裸線、導電母線等,簡單分選後後若符合鋁塊料的要求,可用於鑄造鋁合金生產。

  但該類屬於質量優等的再生鋁原料,更適宜作為再生純鋁或再生變形鋁合金原料使用,用於鑄造鋁合金生產屬降級使用。

再生銅、鋁原料標準實施指引

  圖片圖2-1無涂層、無復合材料的鋁合金片

再生銅、鋁原料標準實施指引

  圖2-2 純鋁裸線

再生銅、鋁原料標準實施指引

  圖2-3 導電母線

  (2)幹凈的廢舊鋁鑄件

  以硅、銅、鎂、鋅為主合金化元素的鑄造鋁合金產品或制品,如圖2-4可作為鑄造鋁合金原料再生。

再生銅、鋁原料標準實施指引

  圖2-4幹凈的廢鋁鑄件

  (3)再生鋁錠

  採用回收鋁熔鑄成的鋁錠,如圖2-5可作為再生鑄造鋁合金原料。

再生銅、鋁原料標準實施指引

  圖2-5再生鋁錠

  (4)鋁塊

  鋁破碎料、車輛破碎料、混合金屬破碎料等預處理後獲得的可作為鑄造鋁合金原料使用的幹凈鋁塊,其中含有硅及銅、鎂、鋅等其他金屬,如圖2-6。

再生銅、鋁原料標準實施指引

 

 圖2-6鋁塊

  2、問:GB/T 38472-2019標準技術要求內容較多,如何劃分關鍵檢驗項目要求和一般檢驗項目要求?

  答:原料技術要求分為關鍵檢驗項目要求和一般檢驗項目要求兩部分。

  關鍵檢驗項目適用於相關監管部門監管進口再生原料時檢驗,包括:

  (1) 外觀檢驗:目視檢驗原料類型與品質。

  (2) 再生鋁錠斷口組織檢驗:通過檢測原料內部夾雜、防止不符合原料品質要求的回收鋁(如圖2-7所示)混入。

再生銅、鋁原料標準實施指引

  圖2-7假冒的再生鋁錠(內部非致密的鑄造組織的回收鋁)

  (3)夾雜物檢驗:檢測摻雜或附著在貨物上的非金屬物質,包括粉塵、木材、紡織物、塑料、玻璃、石材、紙、沙、橡膠、污泥等(不包括產品的包裝物及在運輸過程中需使用的其他物質)。

  (4)揮發物檢驗:檢測附著在原料表面的有機物含量。

  (5)鋁及鋁合金含量檢驗:估測可回收的鋁材料質量。

  (6)放射性:環保要求。

  一般檢驗項目與原料投爐熔煉工藝或經濟效益相關,適用於入廠檢驗,包括金屬總含量、金屬回收率、化學成分等。

  GB/T 38472-2019在後續修訂時,將明確各檢驗項目的所屬範疇,把金屬總含量、金屬回收率、化學成分等質量指標,移至“入廠檢查與驗收”項目要求中。

  三、標準執行過程中的相關問題解釋

  1、問:標準的"4 分類"條款中的原料來源末列入鋁合金、鋁屑、鋁線、鋁水箱等產品?

  答:GB/T 38472-2019《再生鑄造鋁合金原料》列舉了可作為主要“原料來源”的回收鋁種類。鋁線更適宜作再生變形鋁合金或再生純鋁原料的“原料來源”。鋁屑和鋁水箱通常夾雜多、易燒損、揮發物含量高,所以未將其列入“原料來源”。若混入過多鋁屑或鋁水箱,會造成該批貨物的揮發物含量和(或)金屬回收率指標達不到GB/T 38472-2019規定,而導致貨物不合格。

  2、問:標準未明確表觀特徵不符的具體限量要求,如出現少量不符的情況是否直接判定為不合格。(這直接關係到現場如何把握尺度)

  答:通過外觀檢驗可大致評定出原料品質的好壞。很多時候,可憑借長期積累的外觀檢驗經驗,快速判定原料是否合格。懷疑未定量規定的檢驗項目不符時,以相關項目的實測結果判定貨物是否符合原料標準規定:

  ——懷疑原料來源不符,可採用儀器檢驗材料屬性。

  ——懷疑油脂過多,應仔細檢驗揮發物是否合格。

  ——懷疑有機涂層過多,應仔細檢驗揮發物是否合格(通常表面覆蓋有機聚合物涂層的料塊質量與原料總質量的比值小於5%時,揮發物含量不會超出標準規定)。

  ——懷疑夾雜嚴重,應仔細篩查夾雜物質量或斷開內部檢驗夾雜是否合格。

  ——懷疑夾雜過多其他來源的鋁材料(如鋁箔、鋁水箱、鋁屑),應檢驗金屬回收率及揮發物是否合格。

  ——表面氧化腐蝕嚴重(如圖)時,應檢驗金屬回收率是否合格。

再生銅、鋁原料標準實施指引

  圖3-1 表面腐蝕嚴重的鋁塊

  3、問:GB/T 38472-2019 標準的"5.6 鋁及鋁合金含量"條款中規定了鋁塊的鋁及鋁合金含量不得少於91%,但來源於廢鋁切片加工處理後的鋁塊其鋁含量約70%-92%,與標準有明顯差別。

  答:“鋁”是各類純鋁(含精鋁)及鋁合金的統稱。“但來源於廢鋁切片加工處理後的鋁塊其鋁含量約70%”指代的是鋁元素含量,“鋁及鋁合金含量不得少於91%”指代的是鋁材料的含量,兩者概念不同。

  4、問:GB/T 38472-2019 標準的"5.2 尺寸規格"條款中對鋁塊的尺寸(大塊、中塊、小塊)均有篩分通過率的要求,但若鋁塊的尺寸有混雜且與條款規定略有不符時,如何判定是否合格?

  答:通常目視檢驗鋁塊尺寸規格,存疑時進行篩分,尺寸規格檢測結果不符合要求時,另取雙倍數量的試樣,進行重復試驗。檢驗結果仍不合格時,建議貿易雙方協商處理。

  鋁塊尺寸規格屬於一般檢驗項目。未來標準修訂後,“鋁塊尺寸規格”將移至“分類”中。

  5、問:GB/T 38472-2019 標準的"5.11其他要求"條款中,沒有提出是否可以允許含有線路板,也未明確限量要求。對於線路板是不允許混有還是列入為夾雜物計算?貨物中混入了線路板,電子元氣件等,GB/T 38472-2019中未規定禁止危險廢物,是否按一般夾雜物處理?

  答:建議參照再生鋼鐵原料標準規定——“危險廢物質量與原料總質量的比值應小於0.01%”。

  6、問:變形鋁的混入,現場貨物多為變形鋁和鑄鋁的混合,從來源上來說可否認定未經分解?現場還收到100%為變形鋁的貨物,應該不在GB/T 38472-2019的標準適用範圍內,如何判定?貨物中混入了部分不是再生鑄造鋁合金原料的鋁件,該如何處理?

  答:“原料來源”僅表示各類再生鑄造鋁合金原料可能的出處,並非技術要求。變形鋁合金的碎塊屬於鋁塊類別,可以作為再生鑄造鋁合金原料使用。但變形鋁和鑄鋁的混合貨物不可作為再生變形鋁合金原料使用。

  “100%變形鋁”即可按新制定的《再生變形鋁合金原料》標準判定,也可按GB/T 38472-2019判定。

  貨物中混入了部分不是再生鑄造鋁合金原料的鋁件時,若按GB/T 38472-2019檢驗的各項目均符合規定,則認為該原料合格。

  7、問:隔熱型材及含有機涂層的鋁材如何處理?

  答:貨物中允許少量混帶涂層鋁材或隔熱型材,但若混帶過多而導致該批貨物的揮發物和(或)夾雜物質量不合格時,應判該批貨物不合格。

再生銅、鋁原料標準實施指引

  圖3-2 廢合金鋁片

  8、問:鋁罐廢料如何處理?

  答:貨物中允許少量混帶涂層的鋁罐,但若混帶過多而導致該批貨物的揮發物和(或)夾雜物質量不合格時,應判該批貨物不合格。

再生銅、鋁原料標準實施指引

  圖3-3 鋁罐廢料

  9、問:夾雜嚴重的廢鋁鑄件如何處理?

  答:貨物中允許少量混帶夾雜嚴重的廢鋁鑄件,但若混帶過多而導致該批貨物的揮發物和(或)夾雜物質量不合格時,應判該批貨物不合格。


再生銅、鋁原料標準實施指引

  圖3-4 夾雜嚴重的鋁廢鑄件

  10、問:鋁屑廢料如何處理?

  答:鋁屑在產生和回收過程中易夾帶夾雜物,重熔過程中易燒損造渣,不屬於原料。包括添加揮發性粘合劑把碎鋁屑壓成塊的“鋁塊”,也並非原料。計劃研制再生利用規範標準,為鋁屑的再生利用提供標準依據。

  貨物中允許混帶少量鋁屑,但若混帶過多而導致該批貨物的揮發物和(或)夾雜物質量不合格時,應判該批貨物不合格。


再生銅、鋁原料標準實施指引

  圖3-5 鋁屑

  11、問:帶涂層或鑲有鐵圈、氣嘴、鉛等材料的輪轂如何處理?

  答:偶有輪轂帶涂層或鑲有鐵圈、氣嘴、鉛等材料,但若普遍為帶涂層或未拆解幹凈的鋁廢輪轂,導致貨物總體夾雜物不合格時,應判該批貨物不合格。

再生銅、鋁原料標準實施指引

  圖 3-6 鋁廢輪轂(帶涂層等)

  12、問:廢鋁切片如何處理?

  答:回收市場上出現的廢鋁切片(如圖3-7)形似垃圾,應環境保護部門要求需經過適當去雜、篩分等預處理後作為原料使用。

再生銅、鋁原料標準實施指引

  圖3-7 廢鋁切片

  13、化學成分不符合再生鋁原料標準規定的貨物如何處理?

  答:化學成分顯示為非鋁材料時判不合格,否則建議貿易雙方協商處理。原料化學成分屬於一般檢驗項目。未來GB/T 38472-2019《再生鑄造鋁合金原料》修訂後,原料化學成分作為參考指標移至“入廠檢查與驗收”內容。

  14、問:對於再生鋁錠出現較嚴重的飛邊和氣孔如何處理?

  答:申報再生鋁錠的貨物外觀質量上出現了嚴重的飛邊和氣孔,通常其內部夾雜嚴重(貨物實際為復化錠,並非再生鋁錠),若無法通過外觀質量判定,且懷疑其品質時,則應檢驗再生鋁錠斷口組織。

再生銅、鋁原料標準實施指引

  圖3-8 復化錠


(責任編輯:靜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