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歡迎來到世鋁網 [請登錄] [免費注冊]
當前位置: 世鋁網  >  鋁業資訊  >  行業聚焦  >  正文

碳市場價格連漲3日 50多元/噸意味著什麼?

2021-07-21 10:26:41 來源: 能見

  上海環境交易所新數據顯示,7月20日,全國碳市場碳排放配額(CEA)挂牌協議交易成交量16.2萬噸,成交額863.13萬元,開盤價52.92元/噸,高價54.00元/噸,低價52.90元/噸,收盤價53.28元/噸,收盤價較前一日上漲1.87%。

  這是全國碳市場碳排放配額上線以來連續第三個交易日維持漲勢。截至7月20日,全國碳市場碳交易累計成交量439.68萬噸,累計成交額2.26億元。

  4天前,7月16日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啟動上線交易。發電行業成為納入全國碳市場的行業。我國碳市場也成為全球覆蓋溫室氣體排放量規模大的市場。

  很多人好奇,這是一個怎樣的市場?碳價是個什麼概念?50多元/噸到底意味著什麼?它對生活和生產將帶來什麼影響?

  首先,我國碳市場的啟動對於電力企業而言是一輪洗牌。碳排放配額的價格和分配將直接作用於企業的生產經營成本。

  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發布的數據顯示,2019年,全國單位火電發電量二氧化碳排放約838克/千瓦時。以國內煤炭電廠的平均能耗水平,按照新每噸碳價53.28元/噸算,每度煤電產生的二氧化碳排放成本約為0.0446元。

  這一價格相當於脫硫煤標桿上網電價0.37元/千瓦時的12%左右,對於火電企業是一個不小的挑戰。

  根據中國碳論壇發布的《2020年中國碳價調查》數據顯示,預計2021年全國碳市場啟動之初,平均碳價將上漲至49元/噸(折合度電價格為0.041元),這與碳市場啟動當日均價51.23元/噸比較接近。這份調查還預計到2025年碳價將上漲至71元/噸,到2030年有望達到93元/噸,本世紀中葉將超過167元/噸(折合度電價格為0.14元)。

  這意味著,有一批電力企業會因成本大增而面臨排放難題,如曾經因成本優勢而在行業內名噪一時的自備電廠。

  截至2016年底,全國企業自備電廠裝機容量已超過1.42億千瓦,佔當年全國電力總裝機16.46億千瓦的8.63%,其中自備煤電裝機容量1.15億千瓦,佔全部自備裝機總容量的81%。這些電廠雖然曾經具備成本優勢,但未來如果算上碳排放價格,將大大推高其成本,從而面臨生存問題。

  從國際經驗來看,隨著雙碳目標的推進,碳排放管控力度將逐漸增加,碳排放配額的供應也將趨緊。供求關係的變化,必將帶來碳價上漲。

  2021年5月17日,歐洲碳交易價格已經突破56.43歐元/噸(折合人民幣438元/噸)的歷史高位,較年初上漲了超過50%,是中國碳配額價格的8.6倍。以國內煤炭電廠的平均能耗水平,按照每噸二氧化碳交易價格438元算,每度煤電產生的二氧化碳排放成本約為0.367元。

  此外,隨著碳交易成本的提高,其影響必然會向電力企業的上下遊轉移。

  比如電解鋁企業,電價佔總成本的40%左右。冶煉一噸電解鋁的平均耗電量為15000度電,電解鋁平均成本在14000元/噸左右,我國電解鋁銷售價格長期徘徊的盈虧平衡線,2021年受國際大宗商品漲價影響,5月份市場售價罕見地上漲到19000元/噸,但是大部分時間都徘徊了14000元左右。

  按照國內49元/噸碳交易價格測算,一噸電解鋁的成本將增加615元,對於長期處於盈虧平衡線的電解鋁企業,是一筆不小的負擔。

  對於鋼鐵行業來說,每生產1噸鋼鐵對應的碳排放約為2噸,也就是說每噸鋼的碳排放經濟成本達到800元,而噸鋼凈利潤在效益較好時也僅有1000元左右,壓力可想而知。

  何況,電力行業只是試水。未來,石化、化工、建材、鋼鐵、有色金屬、造紙和國內民用航空業除了電力成本發生變化外,也將被納入碳市場行業範圍。

  對於普通消費者來說,碳交易也與我們息息相關。

  以一輛燃油轎車為例,百公堛o耗7升,每升汽油排放二氧化碳2.4公斤,二氧化碳排放量約18公斤,參考國際上438元/噸的碳交易價格,將增加約7.8元的額外行駛成本,相當於國內百公堸玟t路費增加約15%。如果參考國內49元/噸碳交易價格,成本只增加不足1元。

  對於居民用電,按照居民每月直接用電量約70度算,參考國際上438元/噸的碳交易價格,折合每度電0.367元,每個月將多支出25元左右,一年多支出300元左右。這筆費用對於大部分居民尚能接受,對於偏遠地區低收入群體壓力較大。不過低收入群體用電量一般較低,增加的成本也相對較少。如果參考國內49元/噸碳交易價格,每年的成本增加33元左右。

  壓力之下,企業需要加快轉型,同時尋求清潔能源替代。

  如五大發電集團在“十四五”及中長期規劃了宏大的新能源發展規劃,紛紛通過布局風電、光伏等新能源,大力提高清潔能源裝機佔比。

  截至2020年底,國家電投集團、華電集團、大唐集團、華能集團、國家能源集團清潔能源裝機佔比分別為56.09%、43.4%、38.20%、36.5%、26.59%,比前一年幅度分別提升5.59、3、5.69、2.5、1.69個百分點。

  而魏橋等電解鋁企業,則通過進軍雲南,利用水電資源大省雲南的清潔能源,來減少化石能源的使用,降低企業的碳排放。

  碳交易市場的開啟除了倒逼企業轉型,也提供了新的商業機會。

  以特斯拉為例,特斯拉財報顯示,其2020年靠出售碳排放額度實現盈利14億美元,實現全年盈利。而在過去5年中,特斯拉通過出售碳排放額度,賺取了33億美元的收入。它的買家多為傳統汽車制造企業。

  長期來看,碳交易將衍生出新的行業,並通過傳統產業和清潔能源產業的財富再分配,造就出新的財富新貴。

(責任編輯:靜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