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歡迎來到世鋁網 [請登錄] [免費注冊]
當前位置: 世鋁網  >  鋁業資訊  >  鋁行業  >  正文

李湛:能源危機引發的歐洲產業轉移如何影響中國

2022-11-23 12:03:24 來源: 第一財經

  當前,歐洲能源供給風險日漸顯著,全球產業鏈受到的衝擊似乎比之前更為頻繁。不少歐洲企業開始停工停產,已有不少制造業轉移陣地。

  大型化工廠關閉或減產的案例不斷涌現,比如斯洛伐克某大型鋁冶煉廠準備關閉、德國化工巨頭減產……2022年上半年,德、法等制造業大國的出口表現不復當年強勢。

  此外,今年前九個月我國汽車累計出口量已經超越德國,可能得益於德國汽車生產能力因能源危機導致的訂單外流。

  歐洲加大對外投資,對衝產業鏈風險

  作為遷移目的地,中美兩國更受歐洲企業的青睞。

  例如,化工行業最具代表性的某化工巨頭於7月宣布全面推進湛江一體化基地建設,9月6日首套裝置已投產,下一套預計2023年即可投產。而早在2022年2月,某化工巨頭也在美國發布了投資計劃,且在北美的投資金額約佔其全球投資的15%。

  其他數據也能印證這個情況。美國經濟研究公司榮鼎集團數據顯示,2022年上半年歐盟對中國的投資同比增長了15%,知名企業都將繼續擴大在中國的業務。同時,德國《商報》稱,僅美國俄克拉何馬州就吸引了60多家德國企業前往投資。

  一方面,化工等不少行業生產線關閉之後的重啟,往往伴隨著一定成本,而能源供應的不穩定對這些行業來說是難以接受的;另一方面,俄歐在能源方面是合作或“脫鉤”,具有重要的戰略意義,甚至意味著世界供需格局的重大改變。

  總的來說,21世紀以來全球供需格局有兩大特點:

  1、 在產業轉移的推動下, “中國制造”生產的物美價廉的商品被輸送到最大消費國——美國,為美國居民的實際購買力提供了支撐。

  2、 長期以來俄歐緊密合作,俄羅斯的能源被輸送到歐洲,為當地產業競爭力提供了支撐。

  然而現在,全球產業格局似乎正在從“中美、俄歐”向“中俄、歐美”演變。

  新體係下,中俄高性價比的原材料和工業品可以形成互補;美國作為重要的大宗商品出口國(特別是頁岩氣革命以來)也能一定程度上緩解歐洲能源供需矛盾,但歐洲需要花費更高昂的用電成本。

  產業轉移對中國的影響

  需要注意的是,本輪產業轉移與以往不同。

  一般來說,發達國家會將已經成熟或衰退的產業,按照經濟發展水平逐級轉移。如果遵循這一規律,歐洲似乎應當向工資水平較低的東盟進行轉移,但因為當前衝擊來得猝不及防,為確保企業競爭力,對外轉移的過程更加看重落地速度。所以人均受教育水平更高、基建更完善的中美等國迎來了機會,尤其是中國。

  後疫情時代,中國自身產業轉型尚未完成,依然有承接海外發達國家產能的空間。加上2020年以來疫情揭示了供應鏈安全和韌性的重要性,產業鏈越長,中國在供應鏈效率上的優勢就越明顯。

  更長遠來看,考慮到全球範圍內“低通脹增長”已難以為繼,美國等發達國家居民實際購買力的增長動力正邊際減弱,所以中國消費市場的增量空間尤顯寶貴。

  產業轉移對中國出口增速的影響

  2021年的歐洲為我們提供了一個參考樣本。

  當年三季度,因為氣候原因,歐洲可再生能源發電量低於預期,電力供應緊張導致部分工廠減產或停產。

  我們假設當時歐洲出口份額損失的約1%(參考與往年同期份額差距的變化)全部由能源問題造成。那麼與能源供應正常的時候相比,2021年下半年歐盟出口損失了約3.1%,折合約10.7億美元。

  我們假設其中有1/3的訂單轉給中國生產(這一假設源於:2020年,在歐盟主要出口的工業制成品全球份額中,剔除歐洲之後,中國佔比約31%),則這一轉移對2021年下半年中國出口增速的貢獻為2.4%(而WTO口徑下中國 2021年下半年出口增速約為32.1%)。

  可見歐洲將不能完成的部分訂單轉給中國生產,雖然不能對中國出口增速貢獻起到決定性作用,但帶來的幫助是顯而易見的。

  展望未來,化工、交運方面的轉移可能更值得關注。一方面,這些行業歐洲實力較強,而中國份額偏小,隨著中國出口產品技術水平的提升,未來可能存在替代的空間;另一方面,這些行業單位能耗水平較高,更容易受到能源危機的影響。

  (作者:李湛 招商基金研究部首席經濟學家、中國首席經濟學家論壇理事)


(責任編輯:靜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