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歡迎來到世鋁網 [請登錄] [免費注冊]
當前位置: 世鋁網  >  鋁業資訊  >  鋁行業  >  正文

【國信期貨】氧化鋁市場梳理

2022-11-24 09:38:18 來源: 國信期貨

國信期貨 顧馮達  


氧化鋁新品種係列一:資源為王?亟待一場變革!


  2022年是我國有色金屬期貨衍生品市場建立的第30年,有關方面加快推動工業硅、氧化鋁等新品種上市工作,力圖促進期現結合,提升和滿足實體企業多樣化風險管理需求的能力。在近年來金融資產在實體經濟亂局困局變局中價格波動加大,期貨衍生品市場的“價格發現”與“風險管理”功能愈發凸顯的背景下,國信期貨有色研發團隊針對新品種推出一係列新品種行業相關專題報告,係統分析梳理行業新特點。

  隨著我國有機硅、多晶硅技術的顯著進步,市場規模大幅增長,到2021年有機硅佔工業硅下遊消費需求37.9%,多晶硅佔31.3%。汽車行業由於基數增大,對鋁合金需求增長放緩,工業硅需求增長將主要來自於有機硅、多晶硅。目前光伏行業需求高速增長,多晶硅產業對工業硅需求量不斷攀升,到2022年底多晶硅將有可能超越有機硅成為國內工業硅第一大需求領域,多晶硅產業鏈的供需情況變化對工業硅基本面研究有重要影響。本文將對多晶硅產業鏈各環節的供需、價格、利潤等情況逐個拆解,總結多晶硅產業鏈特點,判斷其價格走勢,深化工業硅下遊需求研究。

  01

  資源稟賦:我國鋁土礦資源稟賦不足,對海外優質資源依賴度較高

  我國作為全球鋁產業鏈的產銷大國,在上遊資源品鋁土礦方面嚴重依賴海外資源進口不足,鋁土礦是指工業上能利用的,以三水鋁石、一水鋁石為主要礦物所組成的礦石的統稱,是生產氧化鋁最主要的原料,更下遊被廣泛應用於金屬鋁領域。目前我國鋁土礦人均儲量更是全球平均水平的1/10,且貧礦多富礦少,生產成本較高。數據顯示,若假設以中國全年電解鋁產量4100萬噸取整來作為估算基準,則相應上遊需消耗鋁土礦總量約2億噸,其中預計我國進口鋁土礦超過1億噸,進口資源依賴度高達50%以上。

  從世界鋁土礦資源稟賦來看,非洲幾內亞地區資源儲量在中資勘探推動下增至74億噸以上,後來居上牢牢把住世界第一,在世界總儲量比重升至36%以上,其後的為澳大利亞、巴西、越南、牙買加和印度尼西亞,中國的鋁土礦儲量僅佔全球3%,位居世界第七,與我國世界第一的需求形成鮮明反差,因此如何牢牢守住與非洲幾內亞這一鋁土礦資源主產區形成貿易走廊,是中國鋁產業鏈上遊未來幾年的核心要點。

  從世界鋁土礦產量來說,產量排名前三的國家分別是澳大利亞、幾內亞和中國,三者產量在全球比重分別為 30%、23%和 16%,合計佔比達 70%左右。就全球鋁土礦主產國的資源特點來看,排名第一的幾內亞鋁土礦資源量大質優,自然資源得天獨厚,單個礦床規模較大,可露天開採,開採出的礦石易於下遊的加工冶煉,成為近年來鋁行業的焦點。澳大利亞擁有昆士蘭北部和西澳達令山脈兩大世界級鋁土礦礦藏地,資源豐富但對外貿易關係近年來出現惡化。而越南、印尼鋁土礦資源同樣豐富,但近年來環保和資源保護主義抬頭明顯,一定程度限制資源對外出口。中國90%以上的礦石為貧礦,主要資源分布在貴州、山西、河南等地,由於我國鋁土礦資源稟賦小而弱,加之主要產區的長期過度開採,導致國產鋁土礦的開採難度和成本均不斷提高,礦山被限制開採,使本就不富足的資源儲量更加無法滿足下遊生產的需求。

  整體來看,由於我國資源稟賦不足,國產鋁土礦的產量增量潛力已非常有限,近年來,國產鋁土礦出現短缺局面加大,越來越多的企業轉向優質進口礦石,國內外礦石形成顯著競爭博弈關係。

  02

  資源貿易:中國幾內亞貿易走廊下,凸顯多元化安全性問題

  近年來,面對我國鋁資源供應能力日益疲軟的嚴峻形勢,在海外抓牢鋁土礦資源進口渠道已成為鋁行業的普遍共識,而非洲幾內亞共和國已成為我國鋁土礦進口的最主要資源供應地。數據顯示,近年國際鋁土礦進出口情況看,中國近年來對進口鋁土礦的依賴程度越來越高,2022年我國鋁土礦進口量各月基本高於往年同期,進口量位於較高水平,未來或形成不同來源國(幾內亞、澳洲、印尼)和不同資源形態間(鋁土礦、氧化鋁、其他含鋁資源品)的競爭關係。

  數據顯示,在我國鋁土礦進口來源國上幾內亞、澳大利亞和印尼位列前三,2021年我國鋁土礦凈進口量為 10738 萬噸,其中從幾內亞、澳大利亞和印度尼西亞進口的鋁土礦數量分別為 5481 萬噸、3408 萬噸和 1781 萬噸,佔比分別為 51%、32%和 16%,三國鋁土佔我國進口總量99%左右,可謂“三國爭霸”。

  從國際貿易流變化趨勢看,印尼曾是中國最大的鋁土礦進口來源國,但在印尼當地的保護政策下,我國從印尼的進口量逐漸降低,轉而開發非洲國家幾內亞的豐富鋁土礦資源。幾內亞的鋁土礦資源儲量大,品位高,易開採,成為各國鋁企必爭之地。目前中國超過十家的大型礦企布局非洲幾內亞開採鋁土礦,數量幾乎是其他國家總和的兩倍,而幾內亞出口中國鋁土礦已形成貿易走廊,但未來也存在依賴度過高問題。

  從資源貿易的威脅來看,目前中國在海外的鋁土礦權益資源量90%集中於幾內亞,然而幾內亞當地基礎設施建設落後,相關的生產、運輸設施還需要外資未來數年繼續增加開採投資下,然而當地政局的不穩定性常常會威脅到資源供應和未來投資的安全性和穩定性,此外幾內亞位於非洲,與中國貿易海運線路長,進口礦價格受海運費的浮動影響較大,而第二大進口來源國澳大利亞雖運距較近,但當地人力成本較高,疊加國際因素的多變性,因而無法成為我國進口礦石的最優選擇。就未來貿易流變化趨勢來看,資源過度集中易受到威脅,考慮到海外貿易貿易安全性和穩定性,未來需打造穩定多元化的鋁土礦資源進口渠道。

  從國際氧化鋁貿易流向來看,雖然我國氧化鋁在全球產能產量佔比第一,但受生產成本、價格、運輸、產量等多方面因素影響,近年來我國氧化鋁仍以凈進口為主,2021年澳大利亞為我國最主要的氧化鋁進口國,佔進口總量的66%,其次為哈薩克斯坦和印尼。此外,受國際環境因素影響,氧化鋁進出口量會出現較大波動。例如,2018年海外氧化鋁企業巨頭挪威海德魯被迫停產與2022年則是受到俄烏衝突影響下,,我國氧化鋁月度少量呈現凈出口,但多數時期內維持凈進口。

  小結來說,中國鋁土礦進口依賴度高的局面仍將持續,然國際地緣危機與資源民粹主義使鋁土礦貿易不確定的威脅,未來還需要尋求鋁土礦進口來源國的多樣性,以應對資源來源過於集中所帶來的威脅,此外中國進口鋁土礦還是進口氧化鋁也面臨選擇。

  03

  中國氧化鋁:惡性競爭產能閒置,氧化鋁過剩亟待變革

  除了大量進口鋁土礦資源帶動國內氧化鋁產能建立以外,我國也大量進口氧化鋁用於補充國內所需。作為全球氧化鋁的生產和消費大國,中國氧化鋁產能和產量均位居世界前列,然而受限於資源稟賦較弱,呈現大而強,氧化鋁生產過程中的副產品赤泥再利用問題懸而未決,氧化鋁作為上遊鋁土礦和下遊電解鋁之間承上啟下的加工原料,是一種難溶於水的白色固體,其相關產業鏈較為單一,95%左右用於冶煉電解鋁的原料,另有不到5%用於建陶耐火材料等用途。

  從氧化鋁的生產工藝來看,目前全球90%的鋁業公司都在使用拜耳法生產氧化鋁。在拜耳法生產氧化鋁過程中,每生產1噸氧化鋁,消耗鋁土礦2.1-2.7噸,燒鹼0.12-0.14噸,煤炭0.3-0.5噸,石灰0.2-0.9噸,1.95噸氧化鋁可生產1噸電解鋁,使用不同品位的鋁土礦會影響燒鹼和煤炭用量導致用礦成本的差異。

  從全球氧化鋁產能產量變化來看,目前中國氧化鋁產能產量牢牢佔據世界第一,2021年已達到7747.50萬噸,佔全球氧化鋁總產量的44%,且年產量保持增長。從產能建設來看,2012年至今十年我國氧化鋁總產能自5519萬噸增至9702萬噸,十年間產能增長75%左右,然而盲目不科學的競爭發展,造成目前氧化鋁產能過剩情況較為嚴峻,在產產能僅為8170萬噸,2021年已達到7747.50萬噸,佔全球氧化鋁總產量的44%,且年產量總體呈增長態勢。開工率及產能平均利用率僅為80%附近,同時我國還有大類新增氧化鋁正投產加劇行業競爭,新增產能多集中於有港口優勢的廣西地區,氧化鋁產能從內陸向沿海地區轉移的趨勢進一步加強。相較於未來5-10年將被牢牢限定在4500萬噸的電解鋁產能天花板相比,可以預見我國氧化鋁產能區域嚴重過剩,亟待一場變革重塑氧化鋁市場健康發展。

  小結:近年來隨著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推進和各項環保政策的落地,傳統氧化鋁生產企業將產能向具有清潔能源、能耗優勢的地區轉移,大部分新建產能也多落地於西南、沿海地區,以期通過低成本擴張氧化鋁產能。在這樣的背景下,疊加供需面的影響,氧化鋁企業正在經歷一番行業的淘汰洗牌。

  04

  成本利潤:生產虧損成本居高,企業亟待風險管理加速轉型

  從氧化鋁生產的成本來看,2022年二三季度期間,我國氧化鋁成本維持在3000元/噸附近穩定運行,進入四季度,我國氧化鋁行業2022年10月份含稅加權成本小幅增至3050.18元/噸,氧化鋁的生產成本主要由礦石成本、燒鹼成本以及能源成本構成,這三者約佔總成本的76%,其中鋁土礦和能源成本佔主導。

  從氧化鋁行業產能盈虧來看,2022年10月中國氧化鋁行業平均虧損虧損221.51元/噸,分區域來看,我國山東、山西、河南、廣西和貴州五大重點監測區域中全線虧損狀態。根據卓創資訊調研小時,2022年氧化鋁市場關鍵的影響因素依舊在於氧化鋁市場的供需狀況、氧化鋁成本狀況以及電解鋁產能運行狀況。

  目前,國內外鋁土礦價格供應偏緊,發電等能源成本則繼續上漲,而燒鹼存在下行空間,預計後期氧化鋁生產成本維持相對高位下行空間有限。而氧化鋁供應層面上,盡管當前多數國內生產企業陷入虧損狀態,但由於即將進入11月長單洽談季,多數氧化鋁企業維持生產狀態,市場供應短期變動不大,整體而言,11月份受成本因素制約,氧化鋁價格或將以偏弱震蕩為主,但下行空間有限。綜合而言,但11月份氧化鋁價格穩中偏弱,預計行業虧損狀態持續。

  近年來隨著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推進和各項環保政策的落地,傳統氧化鋁生產企業將產能向具有清潔能源、能耗優勢的地區轉移,大部分新建產能也多落地於西南、沿海地區,以期通過低成本擴張氧化鋁產能。在這樣的背景下,疊加供需面的影響,氧化鋁企業正在經歷一番行業的淘汰洗牌。

  隨著原料成本的波動以及氧化鋁產能過剩對價格的壓制,近年來我國氧化鋁行業的利潤空間正在被擠壓,特別是高成本產能的利潤空間被進一步擠壓。根據SMM的數據和測算,今年8月開始氧化鋁價格一路下跌,山東地區部分氧化鋁廠已經處於了盈虧平衡線附近,山西地區基本95%的氧化鋁廠也陷入了虧損狀態,企業已經採取減停產措施,以避免虧損持續擴大。由此可見,在這種情況下,高成本地區的氧化鋁企業在微利重壓下不得不減產、停產以控制虧損,甚至就此退出氧化鋁市場。新舊產能的逐步替換,低能耗、低成本、更大規模的企業逐步淘汰掉高能耗、高成本、高污染的企業,已經成為必然趨勢。

  總體來說,國內氧化鋁供過於求,價格壓制下行業利潤空間有限,再加上國家相關環保政策的實施以及未來政策的不確定性,推動了氧化鋁行業的洗牌。而氧化鋁期貨、期權的上市或成為加速變革催化劑,幫助市場發現價格和風險管理同時,推動行業進一步健康發展。  


氧化鋁新品種係列二:區位優越性愈發凸顯,定價機制更新勢在必行


  2022年是我國有色金屬期貨衍生品市場建立的第30年,交易所等有關方面加快推動工業硅、氧化鋁等新品種上市工作,力圖促進期現結合,提升和滿足實體企業多樣化風險管理需求的能力。在近年來金融資產在實體經濟亂局困局變局中價格波動加大,期貨衍生品市場的“價格發現”與“風險管理”功能愈發凸顯的背景下,國信期貨有色研發團隊針對新品種推出一係列新品種行業相關專題報告,由淺入深分析梳理新品種產業鏈特點與發展趨勢。

  本係列的第二篇將聚焦氧化鋁的區域分布特點、產業優勢以及由此衍生出的價格差異和對定價方式的討論,來進一步把握氧化鋁新品種全貌。

  01

  海外氧化鋁產業特點

  廣分布高集中,資源交通為重,貿易為王

  就中遊生產而言,全球氧化鋁產能在地區分布上具有分布廣、集中度高的特點。2021年全球氧化鋁產量中,亞洲地區產量佔比最高,其次為大洋洲、歐洲和南美洲,就國別來說,主要生產地區分布在中國、澳大利亞、巴西、印度以及俄羅斯。

  具體來說,氧化鋁的生產工藝分為拜耳法、燒結法和聯合法三種,目前全球90%的鋁業公司都在使用拜耳法生產氧化鋁。在拜耳法生產氧化鋁過程中,每生產1噸氧化鋁,消耗鋁土礦2.1-2.7噸,燒鹼0.12-0.14噸,煤炭0.3-0.5噸,石灰0.2-0.9噸,2噸氧化鋁生產1噸電解鋁。而不同國家使用不同品位的鋁土礦也會影響燒鹼和煤炭的用量,導致用礦成本的差異。

  亞洲的氧化鋁產能分布在擁有一定鋁土礦資源的中國、印度、越南、印尼以及有豐富石油資源的中東地區。中國通過和幾內亞建立起的鋁土礦貿易走廊,保障了國內氧化鋁的生產量,除此之外每年仍會從澳大利亞進口一定量的氧化鋁。印度則是遇到了與中國類似的資源受限問題,印度的氧化鋁廠集中在東部靠近優質鋁土礦資源以及具有港口優勢的地區,但目前印度本國的鋁土礦產量無法滿足氧化鋁產能的需求,限制了氧化鋁產量的增長空間,未來,印度可能會通過建立依靠進口鋁土礦的沿海氧化鋁精煉廠走出這一困境。

  印尼長期以來曾以鋁土礦出口為主要業務,而2014年開始,印尼政府禁止出口鋁土礦,僅允許在當地進行加工後對外出口,大力發展下遊氧化鋁產業,推進產業升級和轉型,由此,印尼淡化鋁土礦出口的競爭,開始在全球氧化鋁市場中嶄露頭角。印尼的鋁土礦大多位於近海,作為島國得天獨厚的多優良港口優勢,使就近建造的氧化鋁廠既靠近原料產地,又能靠近港口,便於運輸。目前印尼建成的氧化鋁廠為4家,在建的氧化鋁廠有8家,建成後印尼將擁有12座氧化鋁廠,預計印尼國內對鋁土礦需求量可達3750萬噸。

  大洋洲的氧化鋁產量則全部來自澳大利亞。澳大利亞是少數具備優質鋁土礦資源以及氧化鋁生產能力的國家,氧化鋁工業位居世界領先水平,在全球鋁產業鏈上有極其重要的出口地位。澳大利亞大多數氧化鋁廠都靠近鋁土礦區,2021年澳大利亞氧化鋁總產量為2100萬噸,僅次於中國,位居世界第二。而與中國不同的是,澳大利亞80%以上的氧化鋁用於出口,主要流向中國、俄羅斯及冰島等地。

  值得注意的是,歐洲的氧化鋁生產主要是以俄羅斯為中心展開的,而在“俄烏衝突”背景下,一係列對俄制裁的實施,貿易受阻,使歐洲的氧化鋁生產大受重創,國際鋁協會(IAI)數據顯示,2022年1-9月份歐洲地區氧化鋁產量總計為649.6萬噸,比去年同期的780.2萬噸下降16.74%。

  具體來說,2021年歐洲生產1020萬噸氧化鋁,約佔世界總產量的7.3%,主要生產氧化鋁的歐洲國家按產量高低分別為俄羅斯、愛爾蘭、德國、烏克蘭和西班牙,俄羅斯產量在歐洲總產量中佔比達30.4%。而事實上愛爾蘭和烏克拉的氧化鋁生產都與俄羅斯唯一的原鋁生產商俄羅斯鋁業(以下簡稱“俄鋁”)關係密切。俄鋁氧化鋁年產量約為1130萬噸,約佔世界市場的15%,而俄鋁擁有的約950萬噸氧化鋁年產能,其中約66%在俄羅斯境外,分布在愛爾蘭、牙買加、烏克蘭、幾內亞和澳大利亞。俄鋁在烏克蘭的Nikolaev氧化鋁廠擁有170年產能,該氧化鋁廠依賴進口鋁土礦生產,產品出口到俄鋁位於西伯利亞的冶煉廠。位於愛爾蘭的Aughinish是歐洲規模最大的氧化鋁精煉廠,也是俄鋁所屬的規模最大的氧化鋁生產企業,產量佔俄鋁氧化鋁總產量的四分之一,Aughinish裝置從進口鋁土礦中提取氧化鋁,並將其運往法國和瑞典的冶煉廠生產鋁,因而一旦貿易鏈出現障礙,該廠的氧化鋁生產也會遇到進口原料以及出口產成品受阻的困境。除此之外,俄鋁在俄羅斯境內的300萬噸氧化鋁產能遠遠不能滿足下遊生產的需求,俄羅斯每年還有近20%的氧化鋁需求依賴於澳大利亞進口。

  隨著對俄制裁範圍的擴大,俄鋁也難逃一難。2022年3月1日,俄鋁公告顯示,由於黑海及周邊地區不可避免的物流及交通挑戰,將暫時關閉位於烏克蘭的氧化鋁精煉廠的生產。3月20日,澳大利亞宣禁止對俄出口鋁土礦和氧化鋁,使得俄鋁失去了重要的氧化鋁進口來源,但根據數據,這一缺口已由中國的氧化鋁出口補足。

  可以看到,以俄羅斯為中心的歐洲氧化鋁生產在“俄烏衝突”的影響下受挫,而對俄制裁措施落腳於俄羅斯的鋁產業鏈主要影響體現在兩個方面:海運鏈路的暢通性和原材料進口是否會受限。目前看來,出口受限的鋁土礦和氧化鋁,都可以通過別的進口來源國彌補缺口,而交通海運的阻礙則在短時間內無法找到更為有效的應對措施。

  巴西依托鋁土礦資源儲量,成為南美洲主要的氧化鋁生產國,而巴西主要的幾家氧化鋁廠事實上歸屬於挪威海德魯、美國鋁業以及力拓幾家公司,生產的氧化鋁主要出口至美國、加拿大及歐洲的挪威等地。

  總結來說,全球氧化鋁的生產地分布範圍較廣,但在量上較為集中於幾個國家,其最大的共性特點是有較為充足的原料資源保障,或者便利的港口交通優勢,在此基礎上,依據各個國家具體情況的不同又有其個性特點。中國的氧化鋁以自產自消為主,以俄羅斯為中心的歐洲氧化鋁生產在制裁之下艱難生存,澳大利亞則以出口氧化鋁為主,流向中國、俄羅斯,巴西的氧化鋁則出口至美國、加拿大等地。顯然,貿易的暢通性對海外市場氧化鋁生產的影響不可忽視,由此產生的價格波動加劇了國際氧化鋁市場的不穩定性。

  02

  中國氧化鋁產業特點

  地區差異大,新區位優勢愈發明顯

  中國的氧化鋁產能分布也具有較為明顯的聚集性特點,這樣的分布格局使氧化鋁的價格產生了較大的差異。從省份分布上來說,我國氧化鋁產能主要集中在山東、山西、河南、廣西和貴州等鋁土礦資源較豐富的地區,除山東外,均是擁有豐富鋁土礦資源的地區,分布呈現明顯的資源導向特性,山東則依賴進口鋁土礦。

  新建產能主要分布在山東、山西、廣西、重慶、內蒙古,多集中於有港口優勢的廣西地區,氧化鋁產能從內陸向沿海地區轉移的趨勢進一步加強。地區差異會影響到氧化鋁生產企業的用礦選擇,影響原料運輸、和冶煉過程中的消耗,導致地區間的價格差異。

  就我國而言,國產礦用礦成本和進口礦用礦成本存在較為明顯的地區差異。對於國產礦價格來說,廣西、貴州一帶由於自然稟賦優勢,礦石品位相對較高,開採礦石成本比較低,礦石價格較低;山西一帶礦石品位比較低,採礦成本比較高,且近年來受到開採限制,產量受限,導致價格偏高。此外,近幾年各地的限制開採政策,使國產鋁土礦的價格都有不同幅度的上漲,而由於國內鋁土礦品位較低,在生產中會消耗更多的燒鹼和能源從而增加成本。以河南為例,使用1噸國產礦石的燒鹼消耗為180-200kg左右,比使用幾內亞鋁土礦高出130kg左右,比起低溫進口礦,國產礦能耗方面也會多增加70-100元/噸左右的成本。

  進口礦價格上,進口礦石受海運費價格波動及國際環境、政治因素影響,價格會有較大浮動,我國進口鋁土礦主要來源於幾內亞和澳大利亞,其中幾內亞鋁土礦進口價格整體高於澳大利亞。此外,進口礦的用礦成本受生產企業的區位因素影響會產生較大差異,位於內陸的氧化鋁企業除去進口礦本身的價格,還需支付陸運成本,例如,當前礦石自港口運輸至河南氧化鋁廠的鐵路運輸費用在90-100元/噸左右,礦石含稅到廠價格幾乎接近了680-700元/噸,而以河南地區鋁硅比5,含鋁量58%的礦石價格來計算,國產礦到廠價格基本在530元/噸左右。因此,內陸氧化鋁廠在國產礦石和進口礦石的選擇上進退維谷,氧化鋁企業也會綜合成本及國內外供應的穩定性選擇用礦類型。

  從區域間供需平衡來看,北方氧化鋁產地易受到當地及周邊地區政策和季節性變化影響,南方則由於氣候、季節變化導致能源的不穩定性影響到氧化鋁的生產和需求,近年來時常會出現南北氧化鋁供需錯配的問題。基於南北方氧化鋁從生產成本上拉開的價格以及由於供需錯配進一步拉開的價差,氧化鋁的貨物流向也正朝多元化的方向發展。隨著貨物流向多樣性的提升,氧化鋁的價格應該如何制定才能更加規範和全面顯得尤為重要。

  03

  氧化鋁定價

  現有機制不透明,期貨新定價勢在必行

  從氧化鋁市場定價來看,海外氧化鋁國際貿易採用的是英國金屬導報(MB)、英國商品研究所(CRU)或普氏能源咨詢(Platts)等國外機構公布的價格指數的定價模式,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和倫敦金屬交易所(LME)先後推出了氧化鋁期貨,但活躍度低,流動性欠佳,國內企業無法使用境外期貨市場管理進口氧化鋁的價格波動風險。因此從這個層面上來講,國內上市氧化鋁期貨將有利於提高中國氧化鋁產業的國際話語權,增加中國對氧化鋁國際貿易的議價能力,同時能夠為我國氧化鋁企業提供價格風險管理工具,讓期貨市場更好地服務我國實體經濟。

  就中國氧化鋁來看,目前國內貿易通常有兩種定價方式,一種是市場化的現貨定價模式,另一種是保障供貨安全的長協定價模式,同時長協定價模式又分為比例定價和現貨指數定價。比例定價是根據電解鋁價格的15%-17%進行定價,從比例定價角度看,由於近些年電解鋁價格與氧化鋁價格多次出現背離,根據電解鋁價格的一定比例確定氧化鋁的價格顯然缺乏準確性,企業無法使用鋁期貨對衝氧化鋁價格波動的風險,因此,氧化鋁市場正在回歸於建立在氧化鋁基本面基礎上的定價方式,市場參與者越來越將氧化鋁作為一個獨立交易品種看待。

  此外,國內氧化鋁生產企業的產業集中度相對較高,重點企業的產能規模相對較大,還存在大量的氧化鋁貿易企業以及眾多電解鋁企業。2021年全球前十五大氧化鋁生產企業產量為1.1億噸,佔全球總產量的85%,其中中國企業佔據了七個席位,包括中鋁,魏橋,信發,錦江,東方希望,國電投和南山,產量共計6240萬噸,中國鋁業的氧化鋁產量佔我國總產量的77%。國內已建成氧化鋁產能中,魏橋集團、中國鋁業以及信發集團位列前三,共佔國內建成氧化鋁產能的45%,產能較為集中於頭部企業,這一定程度上影響到了氧化鋁的另一種現貨指數定價機制。

  從指數定價角度看,目前國內現貨指數定價是大多數企業依據國內三家咨詢平臺報價(安泰科、百川、阿拉丁)的均價作為貿易定價。但目前行業內產能較為集中於頭部企業,且這些企業往往具有相應的下遊需求電解鋁的產能,會出現報價不透明的情況。除此之外,為企業提供報價的咨詢機構也存在風險性。根據媒體報道顯示,氧化鋁報價三網之一的“阿拉丁”就曾有過壟斷報價和虛假報價的行為,通過制造市場恐慌情緒炒高氧化鋁價格,再進一步通過信息的不對稱性,在價格上延遲反映市場的真實成交情況,導致市場亂象的出現。顯然,當下我國氧化鋁市場還未形成統一規範的定價機制,推進氧化鋁期貨上市對我國氧化鋁市場來說將起到價格發現的作用。

  總結來看,全球氧化鋁產業在分布上具有分布廣、集中度高的特點,充足的原料資源保障、便利的港口交通優勢以及貿易的暢通性對氧化鋁廠的分布及生產意義重大。我國氧化鋁產能分布也正在經歷從傳統資源富足區轉向能源和港口優勢區的轉變。

  另一方面,我國當前仍未取得在國際市場中的定價話語權,國內市場的兩種定價機制,均難以完全在現貨貿易中形成具有廣泛代表性的價格作為定價基礎,同時業內企業長期受困於缺乏合適的避險工具進行價格風險管理,在國際國內不穩定的價格市場中處於不利地位,面臨許多不確定的風險。氧化鋁期貨上市將有利於提升我國氧化鋁在國際貿易中的定價影響力,通過建立中國氧化鋁期貨市場,可以形成全球氧化鋁定價體係中的重要一環,增加中國對氧化鋁國際貿易的議價能力。同時,氧化鋁期貨的上市可以形成行業權威的價格體係,為我國氧化鋁企業提供價格風險管理工具,通過期貨市場開展套期保值業務來管理氧化鋁價格波動風險,推動行業健康穩定發展,讓期貨市場更好地服務我國實體經濟的發展。接下來的行業係列報告中,我們將著眼於下遊電解鋁對氧化鋁的需求現狀,完善對氧化鋁行業的洞察。

(責任編輯:靜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