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歡迎來到世鋁網 [請登錄] [免費注冊]
當前位置: 世鋁網  >  鋁業資訊  >  鋁行業  >  正文

“雙碳”“雙循環”下我國有色金屬礦業發展新趨勢

2022-11-26 09:03:08 來源: 中國有色金屬雜志

作者:張楠 劉若曦  作者單位:中國有色金屬工業協會

  礦產資源是人類社會生存和發展的物質基礎,對國民經濟、國家安全和科技發展具有不可或缺的重要意義。在全球化遭遇逆流、地緣政治格局加速重塑的背景下,國際礦產資源競爭日趨激烈,同時,隨著碳達峰、碳中和穩步推進及戰略性新興產業的快速發展,未來我國對有色金屬礦產資源需求還將進一步擴大,如何保障礦產資源供應鏈安全 成為我國礦業發展的重中之重。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資源保障和資源安全。2021年12月8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指出,要加強國內資源生產保障能力。要加大勘查力度,實施新一輪找礦突破戰略行動,要明確重要能源資源國內生產自給的戰略底線,發 揮國有企業支撐托底作用。
  我國有色金屬礦產資源概述
  1. 產業規模
  21世紀以來,我國有色金屬工業蓬勃發展,進入了規模擴張最快、經濟效益最好、技術進步最明顯、綜合實力增強最顯著的階段。從生產來看,2002年,我國十種有色金屬產量達到1012萬噸,首次超過美國,躍居世界第一。到2021年我國十種有色金屬產量達6454萬噸,約佔全球總產量的50%,近10年十種有色金屬產量年均增速達6.3%。其中銅、鋁、鉛、鋅冶煉產品產量分別佔到全球比重的42%、56%、41%和45%,遙居世界第一。
  2. 資源儲量
  我國有色金屬礦產資源種類較多。 根據自然資源部數據,截至2021年年底,我國已發現的162種礦產中有色金屬礦產達56種。從礦產資源儲量上來看,我國鎢、鉬、錫、銻等9種有色金屬礦產資源儲量位居世界第一,其中鎢礦和鉬礦儲量全球佔比超過50%。通過實施找礦突破戰略行動和全國地質勘查等工作,我國有色金屬礦產資源儲量總體得到進一步提升。根據自然資源部數據,2020年我國新增資源量銅85.82萬噸,鉛鋅138.87萬噸,鋁土礦3.74億噸,鎢143.05萬噸,金442.46噸,銀532.13噸。

  我國有色金屬礦產資源儲量全球排名

“雙碳”“雙循環”下我國有色金屬礦業發展新趨勢

  3. 資源特點
  大礦少小礦多、坑採多露採少、老礦多新礦少是我國有色金屬礦基本特點。其中,大型礦山佔比僅為5%,中型礦山佔比14%,小型礦山和小礦佔比81%;礦山井下開採佔比81%,露天井下聯合開採佔比11%,露天開採佔比8%;礦山服務年限超過20年的佔比12%,服 務年限在10~20年的佔比65%,部分小金屬礦山生產超過100年。
  有色金屬礦山共伴生資源豐富,綜合利用價值高。如柿竹園多金屬礦,除主要礦種鎢、錫、鉬、鉍礦外,還伴生鈹、銀、金、銅、硫、鈮、鉭等多金屬,金川龍首礦銅鎳共生外,還伴生鉑族等17種元素。我國絕大多數稀散、稀貴金屬,如鍺、錸、鎵、鉍、銣、銫、鈷、鉑族等是通過綜合利用提取出來的。
  多數有色金屬礦產開採強度高。我國是有色金屬消費大國,對礦產資源的剛性需求導致礦山開發強度大,除鉬礦資源外,我國多數有色金屬礦山靜態儲採比嚴重低於全球平均水平。
  

“雙碳”“雙循環”下我國有色金屬礦業發展新趨勢

  全球及我國主要有色金屬礦產資源靜態儲採比變化圖(單位:%)

  有色金屬礦產資源對外依存度高且進口來源集中。我國有色金屬龐大的消費量推動了對有色金屬礦產資源的需求,在國內資源遠遠不能滿足的情況下,我國有色金屬礦產資源對外依存度逐年攀升,特別是大宗礦產銅鋁、新能源礦產鎳鈷鋰以及貴金屬銀鉑族金屬等,對外依存度均超過40%。與此同時,有色金屬礦進口來源國相對集中,其中鈷礦幾乎完全從剛果(金)進口,90%的鎳礦從菲律賓進口,83%的鋁土礦從幾內亞和澳大利亞進口,62%的銅礦從智利和秘魯進口。

“雙碳”“雙循環”下我國有色金屬礦業發展新趨勢

  我國主要有色金屬礦對外依存度統計圖(單位:%)

  有色金屬礦業開發重心逐步外移。受資源稟賦的約束,短期內我國主要有色金屬礦產量徘徊之勢難以扭轉,加之環保壓力不斷上升、新增資源開發難度大等因素將制約國內礦山生產,礦業投資重心逐漸外移。截至2020年,中資企業在境外投資的新能源礦產項目(銅鎳鈷鋰) 多達130餘項,累計投資近1000億美元。
  4. 礦產品產量
  2013年我國6種精礦產量達到頂峰1074萬噸,之後逐年下降到2018年僅有595萬噸,雖然近兩年有所恢復,但到2021年6種精礦產量679萬噸,也僅達到2013年的63%。

“雙碳”“雙循環”下我國有色金屬礦業發展新趨勢

  2000-2021年我國六種精礦產量變化圖(單位:萬噸)

  礦產資源產量下降的原因,一是2012年以來我國主要有色金屬勘查投入下降明顯,根據自然資源部數據,16種有色金屬礦產勘查投入由2012年的125億元,下降到2020年的24億元,勘查投入的大幅下降導致國內近幾年新增礦山不多,後續資源接替不足;二是有色金屬礦山數量下降明顯,近年來我國將生態文明建設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在這個階段,生態紅線和自然保護區的劃定疊加環保要求不斷提高,關停了一批不符合環保要求的小型礦山。根據自然資源部數據,2011-2021年,我國探礦權數量下降了69%,採礦權下降了64%。

“雙碳”“雙循環”下我國有色金屬礦業發展新趨勢  
  2010-2020我國主要有色金屬勘查投入變化圖(單位:萬元)
“雙碳”“雙循環”下我國有色金屬礦業發展新趨勢  
  2010-2020我國主要有色金屬礦山數量變化圖(單位:個)

  “雙碳”目標下有色金屬礦業開發重大變化
  實現碳達峰、碳中和是一場廣泛而深刻的經濟社會係統性變革。根據中國有色金屬工業協會測算,2020年我國有色金屬行業二氧化碳排放量約6.7億噸,佔全國總排放量的4.7%,其中有色金屬冶煉業二氧化碳排放量5.88億噸,佔有色金屬行業總排放量的88.2%;有色金屬壓延加工業二氧化碳排放量佔有色金屬行業總排放量的10.2%;有色金屬採選業二氧化碳排放量佔有色金屬行業總排放量的1.6%,僅佔全國總排放量0.08%。雖然有色金屬礦業在全國二氧化碳排放中佔比極小,但在“雙碳”目標的帶動下,新能源產業將快速發展,礦產資源需求將發生結構性變化。石油、煤炭、磷等消費量達到峰值後逐步下降,鐵、錳、鋁等消費量將保持高位運行,天然氣、鈾、銅、鎳、鈷、鋰、鈮、鉭、鉀鹽、稀土等需求量將持續快速增長。
  1. 碳達峰重大行動和重點任務
  8月1日,工信部、國家發改委、生態環境部聯合發布了《工業領域碳達峰實施方案》,其中給有色金屬行業提出了明確的重大行動和重點任務。控制產能要求:堅持電解鋁產能總量約束,研究差異化電解鋁減量置換政策,防範銅、鉛、鋅、氧化鋁等冶煉產能盲目擴張,新建及改擴建冶煉項目須符合行業規範條件,且達到能耗限額標準先進值;技術升級改造要求:實施鋁用高質量陽極示範、銅 連續吹煉、大直徑豎罐雙蓄熱底出渣煉鎂等技改工程,突破冶煉餘熱回收、氨法煉鋅、海綿鈦顛覆性制備等技術;再生原料佔比要求:依法依規管理電解鋁出口,鼓勵增加高品質再生金屬原料進口,到2025年,鋁水直接合金化比例提高到90%以上,再生銅、再生鋁產量分別達到400萬噸、1150萬噸,再生金屬供應佔比達24%以上;清潔能源佔比要求:到2030年,電解鋁使用可再生能源比例提至30%以上。
  2.“雙碳”改變有色金屬需求預期
  從歷史角度看,隨著全球人口不斷增加以及城鎮化進程的推進,人口和福利水平的增長整體上帶動了全球有色金屬的需求。以銅為例,1900-2021年世界人口數量從16億增加至78億,原生銅需求量由1900年的49萬噸增加到2021年的2100萬噸。在“雙碳”目標的驅 動下,圍繞新一代信息技術、生物技術、新能源、新材料、高端裝備、新能源汽車、綠色環保以及航空航天、海洋裝備等戰略性新興產業都將快速發展,人口和福利水平的增長意味著將消耗更多的原材料。相關機構預測,到2040年世界人口數量將達到92億,全球銅需求將達到4600萬噸,比2022年增長84%,鋁需求約增長30%,達到8000萬噸。在新能源電池帶動下,鎳鈷鋰消費呈爆發式增長,根據國際能源局預測,2030年電池礦產供應鏈需要擴大10倍。
  3.礦產資源爭奪由傳統大宗礦產轉向新能源礦產
  實現“雙碳”目標的過程也是全球化石能源逐步向清潔能源轉化的過程。在過去的一年,全球發展充滿不確定性,但可以確定的是新能源產業快速發展以及全球“脫碳”進程加快,新能源礦產供需矛盾更加凸顯。根據標普統計,2021年,主要新能源礦產(鋰、鈷、鎳) 項目並購數為321宗,同比增長154.76%;交易額為67.4億美元,同比增長?896.5%。其中,全球鋰礦並購項目數量為168宗,同比增長290.7% ;全球鈷礦項目並購數量為15宗,同比增加87.5%;全球鎳礦項目 並購數量為138宗,同比增加84%。
  4. 關鍵礦產成為未來全球關注的焦點
  今年以來,美國、澳大利亞等國家陸續發布了新一批關鍵礦產清單,對原有清單進行了調整和增補,以應對新興技術產業發展帶來的海外資源依賴,以及全球初級原料生產集中化、貿易爭端、資源民族主義、地緣衝突等帶來的礦產資源供應中斷風險。關鍵礦產供應鏈問題,已經成為大國競爭的新焦點。其中,歐盟從2011年起,每3年發布一次關鍵礦產清單,由最初的14個礦物增加至現在的30個;美國?2014年起制定關鍵礦產清單,後又發布2018年版和2022年版,礦物由36個增加至50個;澳大利亞2019年起制定關鍵礦產清單,2022?年進行了更新,共有26種礦物。
  “雙循環”給我國有色金屬礦業發展提出新要求
  2020年5月14日,中央首次提出“構建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同年5月下旬兩會期間,習近平總書記再次強調,要“逐步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通過《中共中央關於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將“加快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納入其中。構建基於“雙循環”的新發展格局是黨中央在國內外環境發 生顯著變化大背景下,推動我國開放型經濟向更高層次發展的重大戰略部署。
  1. 全球礦業格局面臨歷史性重構
  當前,全球產業分工格局正面臨歷史性重構,逆全球化思潮不斷加劇,給我國有色金屬礦業發展提出新要求。
  資源所在國的產業鏈本土化進程加快。當前的全球秩序重構不是簡單的去全球化,而是以價值觀為基礎來劃分陣營,在同盟者範圍內構築新的全球化、對異己者採取去全球化的策略,強化同盟和資源所在國的戰略合作關係,拓展資源供給渠道,減少對中國礦產資源的依賴。6月14日美國國務院發表聲明稱,美國和加拿大等主要夥伴國家已經建立所謂“礦產安全夥伴關係(MSP)”,目標是確保關鍵礦物的生產、加工和回收,謀求供應鏈穩定和多元化,以支持各國充分利用其礦產優勢實現經濟發展的能力,除美、加之外,目前MSP合作夥伴還包括英國、澳大利亞、德國、日本、韓國以及歐盟委員會在內的共11個經濟體參與,今後還可能吸納更多國家;“能源資源治理倡議”是由加拿大、澳大利亞、巴西、博茨瓦納、秘魯、阿根 廷、剛果(金)、納米比亞、菲律賓和讚比亞10國組建礦產資源聯盟,強化鋰鈷鎳等新能源礦產的掌控,這10個國 家是我國礦產資源主要來源國,也是我國主要海外礦業投資地其中,36%銅礦、20%金礦、60%鎳礦、99%鈷礦均來自這些國家,90%以上銅礦、84%鈷礦、60%鋰礦海外權益產量也來自這些國家。同時,隨著供應緊張、價格上漲,資源民族主義情緒抬升,資源所在國資源開發政策逐步發生轉變,通過調整資源稅、關稅以及礦產資源國有化、禁止初級產品出口、延伸產業鏈等手段實現產業鏈本土化。
  各國均在尋求途徑降低資源對外依賴程度。關鍵礦產已成為全球礦業關注焦點,在新能源礦產開發方面顯得尤為突出,在當前復雜的國際環境下,各國均在尋求如何降低資源對外依賴,其中,德國對來自中國的許多礦物原材料的依賴已經超過了對來自俄羅斯的石油和天然氣的依賴,德國工業聯合會建議德國聯邦政府採取積極和全面的原材料政策;歐盟正在討論制定減少對第三國原材料依賴的法規。美國也正在制定相關政策,謀求降低稀土、鋰、鈷、鎳等新能源礦產對外依賴。
  2. 我國有色金屬礦業要以國內大循環為主
  未來10年,我國對有色金屬的需 求總量還會不斷上升,銅鋁鉛鋅等大宗金屬需求雖然臨近峰值,但總量依舊十分龐大。而新能源礦產鋰、鈷、鎳、稀土等需求將快速增加,預計到2030年將分別增長?11.6倍、1.7倍、0.7倍和1.2倍,國內礦產資源對外依存度高的基本國情在相當長時間內難以改變。在國際供應風險不斷攀升的背景下,為了 保障我國有色金屬供應鏈安全,必須高度重視增強自主可控能力,樹立“底線思維”,明確重要礦產資源國內生產自給的戰略底線,加大戰略性礦產資源勘查開發力度,夯實國內大循環資源基礎、保障初級產品供給。一是盡快實施新一輪找礦突破戰略行動,在堅持生態優先的前提下,優化礦產勘查開發布局,調整勘查開發礦種結構,突出緊缺戰略性礦產資源,創新應用綠色勘查技術方法,提高資源利用效率;二是開展礦產地和產能儲備,加大緊缺礦產品應急儲備規 模,構建政府主導、社會共建、多元互補的國家統一儲備體係,提高關鍵礦產品應對風險挑戰能力;三是完善再生循 環體係,提高再生利用水平,相較於大宗有色金屬原料,我國在鎳、鈷、鋰等二次資源利用水平仍有待提升,因此要研究制定動力電池回收利用政策及管理辦法,完善法律法規和政策體係,在保 證生態環境的前提下,通過政策引導提高電子廢料分解和再生回收水平;四是通過完善和調整現有管理政策提高國內資源開發利用水平,如完善生態保護紅線、自然保護區內戰略性礦產礦業權差別化管理制度、完善礦業權出讓收益徵 收管理制度、探索戰略性礦產探礦權出讓區塊激勵機制。
  3. 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保障供應鏈安全
  在保障國內資源底線的基礎上,統籌用好“兩個市場、兩種資源”,國內國際“雙循環”,提升戰略性礦產安全保障能力和控制能力。有色金屬行業是國務院明確的12個開展國際產能合作的重點行業之一,為了規避西方國家針對我國設置的包括政策、稅收、負責任審計等貿易壁壘,在海外資源布局上,應更加重視海外投資的形式和投資地區是否友好。一是轉變投資方式,改變過去完全控制的思維,尋求與當地企業、政府或西方礦業公司採取多元化方式合作,降低投資風險;二是重點開展“一帶一路”友好國家投資研究,尤其是在周邊國家 開展實質性地質調查合作,通過科學謀劃雙邊礦業領域合作藍圖,建立長效合作機制,構築互利共贏的產業鏈、供應 鏈利益共同體;三是從國家戰略層面出發,把參與全球礦產資源開發作為政治、經濟外交活動重要任務目標加以考慮;在外交活動中,盡量爭取以政府名義與資本引進國簽訂投資保護協議,在雙邊、多邊自貿協定中突出投資保護條款,以保護我國企業的合法權益,獲得與對方國家的同等待遇。
  

(責任編輯:靜水)